综合

再问电荒破解电力慢半拍怪圈

2019-10-08 23:12: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上周,为应对局部电力紧张局面,国家发改委再次出手。自4月10日上调12省上网电价后,5月30日,国家发改委宣布自6月1日起上调15个省市工商业、农业用电价格,平均每千瓦时上调1.67分钱,居民用电价保持不变。分析认为,此举旨在缓解部分地区电力供应紧张、抑制高耗能产业发展、保障民生。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此举可能会影响物价总水平。

电荒拉动火电投资加码

“我赞成能源产品提价。虽然有通货膨胀的担心,但是对社会整体收益是好的。而且提价有利于缓解电厂压力,提升火电企业积极性,这对目前局部电力局势有好处。”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系统分析中心分析员姜克隽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本报记者发现,在上调电价的15省中,同样为缺电严重地区的浙江省并不在其中。资料显示,目前浙江省供电能力3535万千瓦,最大缺口250万千瓦至300万千瓦。预计二季度浙江省最大缺口将达430万千瓦左右。国网能源研究院副院长胡兆光解释为,浙江的上网电价本来就比较高。“浙江为什么电力紧张呢?其原因和华中这些地方不太一样。”胡兆光分析,一是当地今年一季度用电量上升较快;二是电源不足。

浙江省社科院教授杨建华也认为:“高能耗企业的产能释放,客观上加剧了‘电荒’。”一季度浙江省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9%,重工业增加值增长13.7%,而化工、有色等高耗能产业用电增幅高达20%。

“这么富裕的地区还搞高耗能,就是为了GDP,这是很落后的想法。”一位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姜克隽介绍,在对代表性省市高耗能产业一季度产量研究中发现,高耗能产业的高速增长已经超过了行业需求,这部分行业的生产已经超出市场的需求,即使不面临夏季电荒,市场的供大于求也会导致企业放缓生产。

“今年一季度用电量同比增长12.72%,2010年一季度用电量与上年相比也超过了20%,都是这么高。不管什么原因,这就是现实,只能承认现实。想办法解决。”胡兆光说。

怎么解决?火电顶。据报道,为解电荒之急,5月12日,浙江能源集团紧急动工总投资78.9亿元的舟山六横电厂,设计装机容量200万千瓦,年发电量可达175亿千瓦时。浙江省电力公司相关负责人还表示,“十二五”期间,浙江沿海将加快建成一批大型电源项目,合计容量约1600万千瓦。

可怕的事

“浙江这样发达的地区还要加大火电投资,是很可怕的事。”姜克隽很担心,“东部人口密集,环境容量已经不适合再上火电项目了。像上海前一段时间出现高度污染天气事件,就已经说明问题了。”姜克隽还特别指明,即使采取多种防止污染措施,火电厂的环境影响也很大,甚至在常规运行条件下,其核辐射也是核电站的10倍甚至以上。“宁可住在核电站旁边也不要住在火电厂旁边。”

因为缺电,温州的很多民营企业又遭遇了拉闸限电,企业叫苦不迭。如何解决企业的燃“煤”之急?

受访人士认为,此次发改委上调电价,浙江等依靠外地送电地区的供应问题有望缓解。但是,面对居高不

下的需求,实行错峰用电也是必要的。而当地上马新的电源项目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更严重的是,可能陷入“电力总是慢半拍”的怪圈。

电力慢半拍怪圈

所谓电力总是慢半拍是通俗的说法,其创始人胡兆光在《警惕经济低效增长防止电力大起大落》一文中提到,我国经济发展具有一定的周期性,但GDP的实际增长并非沿着理想的正弦曲线移动,而是具有不规则起伏的发展方式。模拟结果说明,即使在经济发展的低谷年,也要增加一定规模的装机及电力供应能力;而在经济发展的高峰年,则是不应过大规模地增加装机及电力供应能力。

简单地说,就是电力规划不能“临时抱佛脚”。“这中间有4年半到5年的时差。当我们缺电时就想到要加大电力建设。可是4年多后,电力项目建好了,发电了,那时我们的电力需求又下来了。”胡兆光说。“应该掌握这个规律。”

2000年,胡兆光提出了经济和电力发展规律,并预测2003-2004年会缺电,后来的事实佐证了他的观点。

国网能源研究院的张树伟对本报记者介绍,在传统的电力规划方法与流程范式中,通常遵循的顺序是,先经济社会发展方案,然后进行电力需求分析,进而考虑各种约束进行电源规划,根据电源规划的布点,进行电网网架与建设规划。但是,在新的发展形势、经济转型与技术进步背景下,这一“正向式”电力规划方式存在着较多的问题与不便,影响着规划的合理性与可操作性。这也正是“电力总是慢半拍”的原因。

如何减少电力供应不足或过剩的几率,最大限度地满足经济发展对电力的需求,尽可能地保持电力与经济的协调发展?

受访专家给出了几乎一模一样的药方——淡化主观色彩,让市场决定。姜克隽说:“规划其实没那么重要,其重要性是指明方向。规划可以指出一个大方向,比如多发展清洁能源。而具体的目标,其实电力公司对市场更敏感。”

“要扭转唯GDP的思维,要尊重市场规律,减少主观干预,放松管制。”但是,胡兆光明白,知易行难。“喊经济结构调整十几年了,也没调过来。”

“改变人的思想很难,但是我们要知道,国际上的经验表明,没有一个有竞争力的城市是靠工业支撑起来的。现在致力发展工业将导致城市在未来的竞争力更差。”姜克隽说。

快评

探究电荒,背后是一个多个利益纠结捆绑围绕在一起形成的怪圈。这个怪圈里包括:想方设法和搞封关政策的政府捉迷藏、把煤卖个高价(比如电厂的电煤入厂价远远低于水泥厂等其他企业的价格,或外省的煤价即使加上运费也比本省的电煤价格有竞争力。)的煤矿;缺煤、买不起或买不到煤、越发电越亏、喊着涨电价的火电企业;旱涝保收,一涨电价就说让利的电网。其实这个圈上还有政府,还有数不清的用电企业和普通家庭。

当缺电到了红绿灯都停了的程度时,电荒不只是业界各种势力的角力,已经成为全国关注的社会问题。为什么?各种新闻报道告诉我们,是高耗能产业闯祸、是今年大旱水电无力、是火电企业不积极,是电力资源配置不优化等等。“电荒是这些因素都赶到了一起,集中爆发的后果。”一位受访人士对笔者说。怎么办?过去十年来,人为的规划、利益的协调只证明了一个事实:这些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此次缺电风潮再袭,本报数篇报道和评论都发出了一个声音:我们需要市场机制。能解开电荒怪圈,拨开云雾见日出的只有这只无形的手,而非其它。

无锡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常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西藏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无锡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常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