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一代妖秀 第175章 心魔(4k)

2020-01-16 22:14: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代妖秀 第175章 心魔(4k)

第一百七十五章

幽境在秘境之中别有一番天地,云笑三人一路走来见到了不少灵花灵草,纵然等级都不高,却也着实正面幽境是难得一见的仙福宝地。

云笑对这些灵花灵草不感兴趣,于是一路过来都没有多看一眼,清泽和清菀都微微侧目。

这两人不约而同的想云笑到底眼界是有多高,这些灵花灵草虽然不是什么稀世难见,但好歹也都是炼丹炼药或者炼器的好材料。

见这对师兄妹盯着自己,云笑一脸正经的解释道:“这些灵花灵草对我没用,你们想要就自己摘取,不用顾虑我。”

闻言,师兄妹两个也就不再看她,边走边找了些对自己有用的灵花灵草收起来。

到底是仙福宝地,两人的收获都不小,即便是之后得不到那传说中的混沌莲子,也算不枉来此一遭。

他们三人现在走的方向正是散发出浓郁灵气的地方,云笑目光四顾,眉头微微皱起,“有点奇怪。”

她一说话,惹得清泽和清菀两人都顿了脚步,清泽也皱起眉头:“怎么了?”

云笑淡淡说道:“从我们感觉到浓郁灵气的那时候起,这路走来就没有再遇到过任何危险了吧?在这种地方你们觉得正常?”

在秘境之中,没有危险并不是好事,要么是你到了秘境之中的贫瘠之地,连妖兽魔物都难得光顾,要么就是有更大的危机等在前面。

反正两种可能性都不是好事,而且就眼下的情况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清泽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冷声道:“那又如何?我等的实力在秘境之中算得上是数一数二。若是连这点危机都惧怕,还探什么秘境!”

不得不说,清泽的自信心也是要爆表了。

云笑又忽略了他,转而看向清菀:“你有什么关于这方面的信息吗?”

清菀蹙眉深思,最终有些沮丧的摇了摇头:“这块幽境之地我终归只是耳闻,并未亲眼所见,除了知道灵宝出世。其他的知道的不多。”

这条路的所在也只是她前生从别人传言中听来。她这次过来能够找到里很大程度上还多亏了云笑。

她当初只知道有人发现从秘境里的这片荒地里能够找到幽境的入口,具体情况她根本是不清楚的。

现在听云笑提起,清菀才发现她犯了一个大忌。她竟然如此轻率的就带着的清泽师兄到这种危险的地方来,而且她竟然连真实情况都没有弄清楚,若是出了事,她如何对得起师兄和一直挂心他们的师尊!

清菀陷入后悔之中。俏脸一片惨白,清泽看了顿时变色。担忧询问道:“师妹,你怎么了?!”

云笑若有所思的看着清菀,这才缓缓出声:“清菀道友,你有心魔缠身。这不是好事。”

清菀身上一缕非常明显的黑红色魔气,这是被心魔缠身的表现,寻常修士看不见。云笑却是能够看得清楚,不仅因为清菀是被天碎片选为载体的人。也因为她神魂本体乃是上古天凰,凤凰目利,能够看破一切虚妄。

是以,云笑眼见着清菀眉间的魔气若隐若现,若是不能拔出心魔,清菀早晚是要入魔的。

被心魔缠身的修士只有两个结果,身死道消或者堕落成魔,前者万般皆空,后者生不如死。

都不是什么好下场。

若是别人,云笑可以冷眼以对,不多管闲事,但是清菀不行,清菀的心魔多少也和天有点关系。

准确来说,清菀会有现在是因为天,若没有天选她成为载体,清菀应当是神魂消散的。

云笑目光幽暗,清菀和天的因果非常大啊……

只要和天扯上关系,云笑就不得不管,所以,她才开口说出清菀的情况。

清菀的脸色更白了,几乎是毫无血色,清泽看得担心不已,眉头皱起来都快要夹死苍蝇了。

“师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在凌云宫从小便无虑无忧,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心魔?!”

由于凌云宫里的修士多是炼器炼丹等宝贵的修真灵职,而炼器师炼丹师等的战力的确不如那些寻常修士,所以凌云宫很注重保护还未有足够实力的辅助系修士,就算是外出历练也必须要筑基中后期,并且还得有战力高强的修士随行。

就比如清菀,若不是拉着清泽同行,她是根本就走不出凌云宫。

在凌云宫中,清菀有师尊罩着,师兄宠着,又是单灵根资质,天赋又好,简直就是生来的公主命,从小无忧无虑,只要修炼就好,心魔之说简直和她八竿子打不着。

但现在她却被心魔缠身,这叫清泽十分惊怒,他和师尊保护得好好的师妹到底是如何沾上心魔的!!!

清泽原本不想相信云笑的话,但他很了解清菀,这会儿一看清菀的脸色,他就知道云笑说的没错,而且清菀对自己的情况竟然也是清楚的。

清泽除了惊怒之外还有一点伤心,师妹竟然宁愿隐瞒着也不想把事情告诉他或者是师尊,从小养大的师妹难道是嫌弃自己了么……

思及此,清泽的脑洞就忍不住越来越大,到最后更是一脸幽怨的看着清菀。

清菀被清泽幽怨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嘴角直抽搐,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

“清菀道友,没什么事情比珍稀眼前更为重要,前尘已矣,你该放下了才是。”云笑神情淡然,云淡风轻的样子让清菀骤然觉得一阵清明。

是啊,一如师兄清泽所说,她从小无忧无虑,有师尊疼着有师兄宠着,她生来便比大多数人高贵,前尘已矣。曾经失去的又回到了眼前,她何来放不下的?

清菀醍醐灌顶,心中一直淤积的不甘和愤怒犹如云烟般消散,整个人的气机都发生了蜕变。

修真悟道就在一瞬间,褪去迷惘,坚守本心,便可筑道之基。悟道之明。

清菀突然之间明悟。云笑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清菀身上的魔气消散了,天便少了一丝因果。

………………

三人继续往前走。幽境虽然在秘境地底,但却仿若独立的空间,亮如白昼,草木旺盛。

他们穿过一片树林之后。眼前豁然开朗,竟是湖光山色。潋滟至极。

湖中山崖之上更是仙草盘绕,灵气飘渺!

清菀身属木灵根,对灵植本就十分了解,这会儿一看。忍不住惊呼出声:“那是……仙灵魂草!还有好多伴生灵花!”

灵花灵草相伴相生,仙灵品级越高,周围伴生的灵花灵草也就越多。

那湖中山崖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仙草灵崖。目之所及竟然全都是难得一见的仙草灵花。

其中之最,当然就是长在悬崖边上迎风垂露的那棵仙灵魂草。它周围的伴生灵花灵草中亦有云笑此行的目的——渡灵草。

“渡灵草也在,很好!”云笑微微一笑,目光明亮。

云笑三人都是筑基巅峰,距离凝脉只一步之遥,拿到渡灵草将其服用吸收,凝脉便轻而易举!

渡灵草三株一组,那仙草灵崖之上刚好三株,也就是说他们三个正好一人一棵。

三人心照不宣,清泽便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摘渡灵草。”

仙草灵崖在湖心之中,四周都是湖水,修士非御空上不去仙崖。

云笑不置可否,清菀点头嘱咐道:“师兄且小心些,注意湖中的守护灵兽。”

这里仙草灵崖清菀是知道的,这一世她比前世来得早,当初她来的时候可没见到那棵仙灵魂草。

仙灵魂草是只有秘境之中才会生长的仙品级灵草,对修士的作用非常大,可以直接服用也可以炼成灵丹,是修士神魂大补之物。

仙灵魂草对修士的用处可以不限境界,这才是的它的珍贵之处,筑基修士可以服用,元婴修士亦然,甚至对化神修士都是作用匪浅。

仙品级别的灵草可遇不可求,一旦出现那就是所有人争抢的对象,想想看,一个不限境界不限属性,无副作用,所有人都能从中获得巨大好处的仙草,有人想不要吗?又不是傻!!!

清泽振袖一跃,脚下雷电闪烁,忽而一瞬便凌空掠向湖中仙崖。

雷灵根修士在这里的优势就显现了出来,湖中的守护灵兽大都是水属性,正被雷灵根克制。

清泽脚踏雷云,一时间湖面涌动,能够看见一些水中灵兽正在躁动,却忌惮着雷云没有跳出水面攻击清泽。

当然,也不是所有护宝灵兽都如此,眼看清泽距离仙崖越近,有些灵兽实在忍不住了,从水中冲天而出,一股激烈的水柱冲向清泽。

清泽身若闪电般躲避,顺势一道雷电劈下去,刹那间湖面被雷电笼罩,隐约能够见到闪烁着电花。

被雷电击中的护宝灵兽全身一僵,巨大的鱼尾抽风似的抖动了几下,扑通一声落回湖中。

岸边,云笑看得一脸惊叹:“这湖里的灵兽也算是倒霉,对它们来说雷灵根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清菀笑得温柔无比:“师兄自然是厉害之极的。”

二人眼看着清泽即将到达仙草灵崖,却是忽然神色微变。

只见一道金色光印从空中以万钧之势朝清泽砸下,水下便是虎视眈眈的护宝灵兽,若是挨了这一击,便是雷灵根也要重伤!

“好胆!何方贼人,竟敢偷袭!”清菀怒目圆睁,娇呵出声,掌心之中快速掐诀催生出一条柔韧的长藤甩向那从空中在下的金印。

却只听“啪”的一声,长藤被猛然弹开。

云笑立刻道:“把你师兄拉回来!”

闻言,清菀立即控制长藤转向,让长藤缠上清泽的腰身,用力将人拉出了金印的攻击范围。

金印轰然砸入湖中,竟是瞬间炸翻了两头水中灵兽。

两条身形巨大的鱼身翻着肚皮浮出湖面,惨白的死鱼眼让人恶心不已。

没过多久,湖中竟然涌起一阵汹涌的波浪,原是湖中不少凶兽一拥而上将那两条被炸死的大鱼分食,水中泛起一层淡淡的血红,是那两头鱼兽的残血。

被这么一搅合,湖中的形势更加凶残,现在肉眼可见水中的凶兽都张着獠牙泛着血色的寒光。

被拉回按上的清泽脸色有点沉,云笑和清菀也都冷下脸来。

“咱们运气真好,竟然在这里找到了仙品灵草,等带回宗门,掌门必定会给我们记上大功!”一声嚣张的男声传来,不远处正有一队十来人的修士队伍走到近前。

为首的是一位模样尚可,但眉眼却透着一股阴鸷的男修,男修手上端着一方散发着灵宝光芒的金印,与刚才袭击清泽的金色印光如出一辙。

清泽和清菀的目光当即冷厉起来。

“何方鼠辈!”清菀很不客气,眼眸幽暗的盯着那些人,竟然偷袭她的师兄,找死!

那手持金印的男修朝清菀一看,眼底露出调戏轻谩的笑意,言语也颇为轻浮道:“在下乃是六道宗核心弟子张涛,这位美人说话可小心点,若是你现在给在下道个歉,在下便不再计较你方才辱没我六道宗之言。”

清泽冷笑一声,“六道宗算什么东西,竟敢在我们面前放肆!”

清菀也面冷如霜,看着张涛等人的眼神透着浓浓的不屑。

六道宗在日煌界虽说也是上等宗门,但比起顶级三大宗门来还是不值一提。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比<閣

那张涛一脸二世祖的样子,显然就是个眼高手低的纨绔样!

张涛目光不善的看向清泽,“小子,你又是什么人,竟敢对我六道宗不敬!”

清泽面无表情,语气却是更为张狂道:“凌云宫长殿首席大弟子清泽!”

凌云宫三字一出,张涛和他身后的六道宗弟子的脸色就变了变,六道宗在除了三大顶级宗门外的其他宗门面前都有面子,眼前不巧正好就是凌云宫的长殿首席大弟子,身份比他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张涛面色涨红,目光不甘嫉妒愤恨的盯着清泽,向这种天之骄子最让人羡妒,总是让别人在他们面前自惭形遂,这世上总是如此不公平,为什么好天赋好出身的总是别人,自己就该低人一等谄媚迎上吗!

张涛静默了半晌,忽而面色诡异的开口道:“即便是凌云宫的道友,你们也不应该做如此不讲道义之事!先来后到,明明是我等先看见仙草,你们为何仗着自己的后台就偷袭我等!实在令人不齿!”

清泽闻言顿时暴怒,“你说什么!”

北京德胜门医院咨询电话
郑州国医堂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蚌埠白癜风医院地址
广东治癫痫病医院
河北治疗男科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