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妳,细嗅蔷薇。(求收藏,求推荐,求一切!)

2020-01-16 21:55: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宿命之谜 第一百四十二章:你/妳,细嗅蔷薇。(求收藏,求推荐,求一切!)

“嘭!”

水珠与七色花狠狠地撞在一起,这是这强大的能量使得他无法驾驭,再加上这与思魔的硬碰硬,导致他体内血气翻涌!

“噗呲!”

涯嘴中喷出一口精血!

而这个时候涯左手的水珠已经被七色花彻底击碎!思魔手中的七色花狠狠地刺在涯的左手上!

涯脸色痛苦,他全身水流铠甲已经消失,左手死死地握住已经被自己鲜血染红的七色之花!

涯面对已经重伤的思魔,原本以为可以通过这雨竹世家的能量将思魔击杀,可是没想到这雨竹世家的能量过大,当他无法支撑,他心中十分不甘心,而这个时候思魔占据上风,再次发力!

此时涯左手开始缓缓后退,七色花向着自己的左眼慢慢移动!

思魔同样已经皮开肉绽,奋力向前使出全力,残破的面具后漏出一丝窃喜,双瞳之中看着七色花已经毕竟涯的左眼,心中大喜!

涯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脸颊上流了下来,他好像有点坚持不住,额角青筋凸起,脸颊上开始抽搐。

就在七色**近涯的左瞳之时,

“噗!”

一声!

涯脸上被鲜血染红!

思魔不甘心的看着面前的涯,而这个时候时候,原本已经绝望的涯才发现,思魔嘴中穿出一把刀刃!

恨帝!

恨帝从思魔的后脑倾斜穿透,从它的嘴中穿出!

“呜呜呜~~!”

思魔双瞳涌起一抹不甘心的目光,一抽一抽的面部肌肉正显示着它有多么痛苦,可是这思魔右手的七色花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向着涯的眼睛移动。

涯双眉紧锁,他的左手紧紧握着七色花,血顺着左臂慢慢地在滴落在地上,这七色花刺穿他左手被手骨挡下,发出一声声令人胆寒地骨裂声。

“咯吱咯吱......”

思魔身后的陈子涵脸色苍白,也已经精疲力尽,双手握紧长达三米的恨帝,两只纤细的双手已经颤抖,她咬紧干裂的薄唇,用尽全身力气,又将恨帝刺入三分!

“噗呲!”

这个时候思魔感觉到喉咙之中的血液不断向外翻涌,它似乎想咆哮一声,但是只能从颤抖的嘴巴里发出几声不甘心地嘶鸣。

“呜额,呜额,呜呜......”

涯盯着距离左瞳只有分毫的七色花滴落着自己粘稠的血液,慢慢地停了下来,不在前移。

涯,七色花,思魔,恨帝,陈子涵。

就这样安静地矗立在这四周已经摇摇欲塌的洞内。

时间慢慢过去。

涯脸上丝毫没有血色,全身疲惫不堪,右手一松第一刃掉落在地上。

“咣当!”

兵器落地的清脆声音。

陈子涵心中咯噔一声,此刻她两鬓的发丝夹杂着汗水与粘稠的血液,隔着思魔并看不清思魔手中的七色花是否刺到涯,她心中忐忑,虽然涯近在咫尺,但是心中好似时隔一个沧海,而自己却是这沧海一端的飞蛾,她垂下了眼帘,心底慢慢模糊,声音颤抖道:“涯,你还活着么?如果你还活着,就说句话。”

周围碎石不断落下,大地颤抖,可是陈子涵却是第一时间没有听到涯的话语。

顿时,

陈子涵好像掉进了冰窖里,从心顶凉到了脚尖。??

“涯......”

“外面的天......好似......好似哭了,我们......我们走......”

涯额头满是汗水,他全身无力,喉咙勉强挤出这一声没有任何声调的话语。

此刻的陈子涵香肩微微发颤,脸上混杂着激动与欣慰,就好似一个孩子有糖果吃一般,她贝齿咬在薄唇,惨白的脸上竟然忽然转成潮红。

“恩。”

一声娇人般的应答,这个时候陈子涵不忍在说话。

其他的思魔看着领头的思魔已经被杀,刹那间这些思魔变得六神无主,伴随着一颗颗碎石砸了下来,慌乱而逃!

“扑通!”

涯面前的这只思魔无力倒在地上,而这个时候这洞穴之内的依旧颤抖,巨石不断下落。

陈子涵转身将眸中的泛红抹掉,再次转过身子,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说道:“我们快离开这里。”

涯脸色苍白,点了点头,道:“好!”

涯捡起第一刃,看着刺在手中的七色花,道:“你说这七色花怎么办?”

陈子涵皱了皱眉头,道:“先拿着吧,我感觉这七色花大有古怪。”

说完这些,陈子涵从怀中拿出一颗丹药,说道:“先把它吃了,这是止血固本的丹药。”

涯服下丹药,看着那处漆黑的洞口,说道:“等我们去了,我还得把孙世飞杀了!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两人向着漆黑的洞口跑去,在这好似塌方的洞穴之内,那十二座好似通天的神像,瞬间璀璨,放射出万道光芒,随后在这十二座神像体内,发出一声声如似歌非歌,似语非语的漫天声响!

......

东末。

东末面色凝重,依然不见有丝毫胆怯之意,一身肃然之气席卷而出,与前方那股妖艳的九世形成鲜明对比,他漆黑的双瞳,全神贯注地躲避着浩瀚惊天的每一次攻击。

远处,火融与孤风惊呼,没想到这阴阳世家竟然能使用十二道浩瀚之力。

东末手中的光剑破晓更加闪耀,他一身素衣猎猎作响,可是他那皱紧的眉头之间却是有几分动容。

此刻的天地之间好似只剩下他与九世的对决!

东末面对着凄楚的九世,心中却是不忍......

杀了他。

邪兵不会出世!

放了他。

人间烈狱即将来临!

东末想到这里,漆黑的双瞳看着九世。

此刻,九世身后天涯山的上空,被九世释放的结界缓缓张开好似眼眸一般,流下了银色流萤。

天哭了。

天真的哭了。

邪兵,真的,真的不能出世......

此时,东末不在犹豫,他口中低低颂念,丹田之内的霸气澎湃!体外一层碧波汹涌,好似神一般,他右手挥舞光剑破晓,直刺天际,鹰击长空!

“千易诀——破晓!”

天地之间,东末这一声嘶吼,回荡悠远!

破晓与东末凝神合体,光剑破晓陡然变大千倍,散发出万道金光!

他升腾而起,周围虚空竟然凝滞,光芒浩浩荡荡,破空而来,在这穹顶之中划过一道光弧!

穹顶颤栗起来,火融与孤风面对这惊天一击心中更是波澜不惊,两人如临深渊,见识到泰帝一族,东末的不凡实力。

这光剑破晓这一击,劈在九世面前的浩瀚光墙之中,两物触碰在一起!

没有惊天之音,没有撕天之势,更没有浩瀚之力!

面前这十二道光芒组成的光墙,依旧晶莹剔透,湛湛神光。

九世透光面前的光墙看着东末。

东末虚空而立,身子却是微微颤抖,脸上的神情却是黯然,他下意识的回避九世的目光,光剑破晓在他手中握得更紧。

“千易诀——破晓。”

“好名字。”

九世嘴中淡淡地说出这几个字。

东末神情不定,目光竟然不敢面对九世,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说道:“九世,你还不回头么?”

“绝不回头!”

九世脱口而出这四个字,底气十足,并没有死毫无惧。

下一刻,东末心中更加苍凉,两额肌肉紧绷,双眸之中隐隐有风雷之势,大喊一声:“千易诀——破天!”

此刻,天空之中,刚才被光剑破晓划开的光弧之中,七色光芒乍现!似千军万马奔腾而出,随后这七道光彩精气澎湃,遮住了整个穹顶。

此时,东末双瞳湛湛,发出一声长啸,打破了这片天空沉默,这七色光彩清清如水,在这穹顶之中散发出炽烈神光!轰然而至!

“隆咚!”

七道光彩深处,传来隆咚之声,在这恐怖的力量之中七色光彩瞬间变得璀璨,如无边的海水巨浪滔天的淹没天地。

天地之间,这七色光彩如烈日一般耀眼而无法直视!随后化作七道巨大光剑轰然斩了下去!

“轰!”

“轰!”

“轰!”

“轰!”

“轰!”

“轰!”

“轰!”

此刻的世间,一片肃杀之意!生生逼来!

而此刻九世化作的这道晶莹剔透的光墙承受着一次比一次重创!

远处的阴兵黑爵却是仰天长啸,声音凄惨之极,冲了过去,而这个时候的抚琴白爵通身白光暴增,一声隐约的肃鸣!如桀骜狂野的野兽冲向着东末袭去!

九世微微皱眉,面色淡然竟然使得整个他透出一股凄楚的悲凉,九世抬起双眸看向黑爵与白爵冲来,对着东末说道:“帮我拦住他们!”

“好!”

东末话音刚落,他并没有回头,双瞳依旧盯着九世,两鬓有几缕零散的乌发随风飘起,遮在他苍白的面颊上,东末左手一抬向后猛然挥去!

“吼,吼......”

只听黑爵不断嘶吼,这声音极其悲凉,震人心碎。白爵更是鸣啸一声,像是九幽阴厉在哭嚎!

两物被虚空禁锢,不能向前半步!

九世面前这直通天地的光墙,直到第七道光剑斩下之时,两人之间的这晶莹剔透的光墙,这才裂开一道缝隙。

随后这裂缝纵深裂开几十丈,此刻东末看着如蛛般缝隙之后的九世,人影蹉跎,飘渺恍如隔世。

“哗啦!”

一声。

光墙支离破碎!

东末见着光墙破碎,心痛竟然一跳,目光颤抖地看着面前的九世。

而九世眸中光芒渐弱,似乎有些苍凉的疲惫之色,并没有任何惊讶之举。

九世笑了笑,那倾城倾国的笑容竟然带着千年沧桑看着东末,而双眸之中泛起隐约疲倦之意,道:“你终究是想杀我......”

东末面颊夹紧,随后说道:“我不为了天下,我只是为了那些白衣百姓不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已。”

九世听完东末这番话,冷冷地哼了一声,面对朝思暮想的东末,他的眼神之中瞬间变得冷漠如常。眉头皱紧,双手一挥身子爆退,向着身后天涯山上空那一只巨大黑色的眼眸爆射而去!

“不好!”

东末大惊,身子化作一道虹光笔直地飞了出去。

九世瞬间来到黑色的眼眸边,已经将右手探入其中。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就在九世转身之际......

“噗呲!”

九世身子微微一颤,大口喘息着,突然不断咳嗽,嘴唇轻轻有些颤抖,低头看了看胸口。

随后,他惨然而笑,喉咙一甜,贝齿之中染着丝丝血迹。

此刻的光剑破晓却是在远处的空中,已经恢复原形。

这九世胸口,却是东末的右手穿透九世的身体。

九世目光盈盈看着面前的东末,这是十年之后,两人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在一起。

东末的修为其实比不上九世,但是他知道,他胜在九世对他的承若上,那一句:“我不会对你刀剑相加,伤害到你。”

东末这单调的一击,他料定九世不会还手,但是他没有想到九世竟然连一丁点的防御都没有做。

东末今天见到九世那一脸倾国倾城的笑容之时,他就知道,面前的九世注定是苍茫雪中的那一抹梅花。

此时,东末眼中泛红,想起接管泰帝一族,力排众议,不同意争夺邪兵,因为他知道,当年在天涯山身负重伤的时候,有一名幻化而出的男子救了他的命。

多年过去后,九世离开天涯山,当初彻头彻尾的冷血杀手东末已经退去浮华。

想到这里,九世低头眉头越皱越紧,看着身上的血水,脸上却是露出一丝妩媚动人的感慨,他出世之前与黑爵打赌,东末不会动手杀他,但是他错了。

当年,昔日两人独处,九世治愈东末的伤势,并且教东末修行,告诉过东末要放下功利之心,直到东末离开的那一刻,九世心中都在怀疑东末并没有彻底放下那一颗急功近利的心。

不过,今天东末这一击,九世高兴,因为东末真的放下。

东末眼中泛红不敢直视九世,而九世的右手依旧在这结界之内并没有拿出邪兵,他左手缓缓抬起,颤抖地握住东末的这条穿透自己身体的手臂,向着自己的身体又拉近几分。

九世将头侧向东末耳边,双眸一直牢牢观察着东末的表情变化,随后声音梗咽,将音调压低,道:“你面似猛虎,心却细嗅蔷薇。邪兵,早已经出世了......”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专家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主治医生
安顺癫痫治疗哪家最好
贵阳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上海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