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轮回之业 第五十九章 三年情载,依旧江枫(上)

2020-01-13 17:03: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之业 第五十九章 三年情载,依旧江枫(上)

第二卷即将结束,书友大大们,求推荐和收藏哦……

························································

因为玉矶床的缘故,云霄殿后山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天地清气聚集的情况,云霄殿众人早已司空见惯了,未觉有什么异常。

石府中,江枫望着四周的一切,四年前,他是在这里苏醒的,四年后,他苏醒的地方依旧是此处。看着自己的双手,江枫突然生出一种荒诞的感觉。

平静地走出石门,此时艳阳初升,金色的光辉洒落在身上,令人感觉暖洋洋的,江枫看着这阔别了一年的风景,看云海壮阔、金乌翱翔,突然生出一种仿若隔世的感觉,但不知不觉,对未来的茫然,对现在的焦虑,都在晨辉中徐徐消散了。

江枫闭上眼,心,静下了……

此时云霄殿的弟子们应该正在演武场作早修功课,一路缓步徐行,江枫也没遇到一个弟子。步伐是轻盈的,神态是恬静的,江枫漫步宗门,看云海伴仙山、灵禽舞异兽,听山涧鸣佩环、鸟语应虫音,嗅灵药传氤氲、百花送香来……

江枫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以前遗漏了这么多的美丽的景色……

云霄主殿,叶鸿飞正在打坐静修,突然,他猛地睁开眼睛,倏地站起身来,露出难以置信之色,紧盯着殿门,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终于,清扬的脚步声传来,一个身材匀称的少年,身着云霄殿弟子常服,出现在叶鸿飞的视线中。

“弟子江枫,拜见师父!”

江枫撩起衣摆,嘴角轻笑,就欲向师父下跪行礼,但身子一顿,江枫已被突然闪现至眼前的叶鸿飞抱在怀里。

“枫儿!你苏醒了!你真的苏醒了!师父没有做梦!你真的醒过来了!”

叶鸿飞激动地将江枫抱起,就像小时候一样,笑着、喊着,不知不觉,眼角滑出了泪水。这一年,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折磨,不仅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承受着莫大的压力。

妻子苏晓已经与他分居一年了,到现在都没有再跟他说过一句话。江枫又持续昏迷不醒,生死难料,若非他这一年里仍坚持时常为江枫灌输真气,以江枫的修为现况,远没有达到绝食辟谷的境界,只怕早已饿死了。

江枫也反抱着叶鸿飞,自长大后,师父已经很多年没有抱过他了,感受着师父怀中传来的父亲的气息,感觉到师父的激动。江枫鼻子一酸,眼眶也慢慢地红了。

“枫儿,快!跟师父说说,你什么时候苏醒的,有没有感觉身体上有什么不适!”

过来许久,叶鸿飞才放下江枫,关切问道。江枫一五一十将苏醒的情况告知师父,语气平淡,没有一丝一毫的愤懑,就仿佛是在闲聊家常。

越是如此,叶鸿飞反而越是自责,沉默了片刻,他才终于决定将江枫命海被封之事如实告知于他。果然,江枫在听到了这件事后,眼中闪过了一丝黯然,但还是强颜欢笑地听完了一切。

“枫儿……”

“师父不必自责,弟子苏醒后内观自视,已经知晓了命海封印之事。这是我的劫数,起因更是我自愿所为,那么,对于后果的承担我也绝不会有丝毫的怨言!”

看着弟子为了不让自己自责担心,竟然强做出坚强的模样,勉强欢笑,叶鸿飞只感到胸口一阵压抑,心痛异常。

孩子啊!你只有十二岁,就算再坚强,又能坚强到哪种地步,就算再掩饰,你又如何能藏得住眼中的落寞,如何能骗过自己的心,如何瞒得过师父……

“师父无须为此事介怀,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一定会有办法的!况且,弟子昏迷这一年中,也并非全无收获,弟子如今的元神修为已经晋入元冥境,更凝结了一道天品魂印,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殿中气氛突转压抑,江枫急忙岔开话题,故作兴奋地说出了自己在元神修行上的变化。叶鸿飞摇头叹息:傻孩子,什么天无绝人之路,如今正是天要绝你的生路!

但听到江枫已经凝聚出一道天品魂印,叶鸿飞连忙查看,发现果真如此,稍感欣慰。又见江枫的身体经过一年的真气洗涤,加上陈东旭他们用在他身上的灵药,肉身不仅无碍,反而更进一步。

江枫见叶鸿飞眉头稍展,知道师父已经宽心不少,忙又问道:“师父,您可知这一年中除了你还有谁经常照看过我?”

叶鸿飞不知江枫为何有此一问,但也告知于他:“除了为师外,就只有你师娘、丹云长老、古阳大师、陈东旭陈大夫、赵明生赵长老以及你师姐六个人去照料过你。怎么了吗?”

“啊,没什么!那是否有人为我吃过什么?”江枫皱眉又问。

“丹云长老他们三人虽然在一年中一直都在为你治疗伤势,但没有喂你吃过什么灵药之类的东西,都是直接将药力打入你的体内。至于你师娘……你师娘她……应该也没有喂你吃过什么……”

叶鸿飞叙述着回忆,这是说道苏晓时,突然有些吞吞吐吐,很不自然,让江枫大感奇怪。

“这么说只有可能是夜殇了!”江枫有了推断,刚要开口,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以及少女熟悉而焦虑的声音。

“师父,大事不好了,我刚才去看小枫,发现他不见了!”

夏夜殇冲进主殿,声音突然戛然而止,看着主殿中正微笑看着自己的江枫,夏夜殇紧咬嘴唇,眼中升起了一阵水雾,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你这混蛋,有本事找死,有本事别醒过来啊!你醒来干嘛!你醒来干嘛……”

最终,夏夜殇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冲上去一把抱住江枫,确定江枫的确活生生地被她抱在怀里后,哭的更凶了。

江枫的清秀的脸颊上腾起一抹嫣红,他们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对男女之情有了初步了认识。突然被一个女孩子抱住,即便是从小到大朝夕相处的师姐,也难免有些羞窘,但感受着夏夜殇爆发出的情绪,江枫羞涩之余,更多的是感动。

不多时,夏夜殇的情绪终于安稳下来,一年的焦虑担忧,一年的心念牵挂,终于在今天,伴着泪水,宣泄而出。殿外,以雷克霖为首的云霄九子一同请见,却是众人注意到夏夜殇火急火燎地从后山冲去主殿,意外是否发生了什么大事,在雷克霖的提议下,加上叶冰巧一共七人前来主殿确认。

七人始一踏入殿中,就见江枫生龙活虎地站在众人面前,韩丰、夏瞳、赵丽仪三人平日里与江枫并无恩怨,且交往甚欢,自然大喜过望。

特别是夏瞳,一年前的真相,他早已知晓,对于江枫不顾自身安危,舍身救叶冰巧的行为很是赞赏,他是个尚武之人,为人豪爽,认为这样才是男人应有的样子。反之,本来就不爽雷克霖的夏瞳,对于他只顾自身,独逃之后还无耻狡辩的行为更是不耻,越加不待见他。

而以雷克霖为首的其余几人自然心中不渝,暗自诅咒。方才见夏夜殇去了后山后,神色焦急地奔向主殿而来,以为江枫出了什么意外,内心不免窃喜,遂跟来一探。

谁曾想江枫竟然已经苏醒了!不过表面上还是要摆出一副欣喜的模样。江枫瞥了一眼雷克霖那仿佛带上面具的笑容,说不出的厌恶,只是随口应了两句,就与夏瞳他们聊天去了。

雷克霖无名火怒烧,这一年里,无论他用什么方法,叶冰巧都对他丝毫不理,夏夜殇大多时候一直都是独自修行,他倒没觉得什么。反倒是韩丰一伙人,对他愈加疏远,特别是夏瞳,这一年里,雷克霖接到夏瞳的挑战比以往几年加起来还要多,让他不甚其烦。

这些人知道当年的真相,虽然雷克霖后来应用自己培植起来人手,对他当年的所为做了一些修改,截断了传播的势头,但是,这样却无法影响到夏瞳三人。令他庆幸的是,这件是没有捅到长老们哪儿去,不然,可就真的麻烦了。

正与众人寒暄,江枫突然听到有一阵细微的哭音自赵丽仪身后传来,偏头望去,只见叶冰巧小手正怯生生地捏着衣角,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小鼻子一抽一抽的,在强忍哭泣。

江枫急忙拨开众人,来到叶冰巧面前,半蹲下来,双手搭在叶冰巧的肩膀上,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小师妹,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别怕,告诉师兄,师兄去教训他!”

看着江枫眼神中一如既往的关心,以及因自己的模样而不知所措的神情,叶冰巧再也忍耐不住,流下眼泪,哽咽道:“二师兄,我还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

江枫醒悟过来,原来这小丫头是在自责啊!江枫温柔将叶冰巧的小脸靠在自己的肩上,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小傻瓜,你是我的小师妹,师兄怎么会不理你呢?”

“真的?”叶冰巧有些不信,眼神中带着期望江枫肯定的期许。

“真的!”江枫微笑着点头,一如叶冰巧记忆中的模样。

叶冰巧如今只有八岁,很多事情还分不清楚,也想不明白。但谁对她好,谁又对她不好,她了然于胸,自然形表于色。

一年前,当江枫为了救她在修为近乎全无的情况下冒死挨了许林一掌时,那一刻,在她幼小的心灵上就刻下了一个年少却无比伟岸的身影。

再想到江枫为了救自己昏迷不醒,生死难料,甚至一生恐再难修行,她怎能不自责。方才见师兄一直都在和别人寒暄,误以为江枫再也不理她了,心急之下,直接哭了出来。

此时,叶冰巧仍不放心,向着江枫伸出小拇指,还带着哭音道:“拉钩钩!”

“好!”

众人失笑,江枫也伸出小指,和叶冰巧来了一个拉钩定盟,一百年不许变。叶冰巧这才破涕而笑,放下心来。

“好了,不许哭了。以后要学会坚强,师兄将来也保护不了你多久了,你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知道了吗?”

替叶冰巧擦干了眼泪,江枫柔声告诫道,一旁的雷克霖神色一僵,顿时有些不自然。

谁知小丫头听了江枫的话,反而自信地拍拍小胸脯,对江枫豪迈道:“不怕,巧儿以后会努力修行,不仅会保护好自己,也会保护二师兄的!”

“好……以后啊,师兄就让小冰巧来保护!”江枫失笑,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

叶冰巧坚定地点点头,笑得很开心。安慰好叶冰巧,江枫随即起身向韩丰问道:“怎么不见六师弟,白石呢?”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顿时神色黯然,欲言又止,江枫心头一紧,忙追问道:“他怎么了?”

“白石他……”

夏夜殇将事情始末全部告知江枫,江枫听着,眉头皱的越来越紧,到最后,直接冲出了主殿,只留下一句话回荡在众人耳边——

“清元师叔错了!”

中国兵器工业北京北方医院怎么样
天津市红桥区丁字沽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东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徐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辽宁著名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