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帝尊 第222章:相思不苦(2更)

2020-01-14 11:05: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帝尊 第222章:相思不苦(2更)

面前的少妇人不是千雪是谁?

千雪穿着一身很普通的农家粗布衣服,但任难掩其绝世风姿。

如云青丝随意盘在脑后,微微挽起两只袖口,露出两截雪白的皓腕。

她亭亭玉立在茅屋门前,眉目间透着淡淡的好奇,美艳的脸颊美得让人心惊,仿佛不食人间烟火般,令人迷醉。

她那双眼睛勾魂夺魄一般,千般风情,尽在眉梢,万种情思,悉堆眼角。

“千雪!”

林毅惊呼一声,扑过去一把将千雪紧紧抱在怀中。

他的声音在抖。

他的两只手臂在抖。

他的全身在抖。

他的整颗心都在抖。

“夫君,怎么了嘛?发生了什么事情?看你紧张的。”千雪红润的樱唇贴在林毅耳旁柔声问。

“没……没什么。我只是太想你了,千雪。”

明知这是幻境,但林毅仍深深沉浸其中,万年以来,这还是他第一真实的感觉到千雪的真实存在。

他打心里甚至有些感激明珠学院第三道关的幻境,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居然如此真实。

更加真实的还是千雪,虽然不知道他为何变为了妇人,还口口声声称呼自己为夫君。

但林毅心中却非常满意!无比满意!

千雪的身体还如往昔般柔若凝脂,千雪身上的气息还如往昔般沁人心脾。那种宛若橘子花般淡雅凝香的气息,哪怕时隔万载林毅也不会忘记。

“想我了?”

千雪柔声道,忽然她俏脸变得微红,偷偷瞥了一眼身后,她贴在林毅耳旁低声道:“夫君,天色还早呢……小心被虎头板凳他们看见。”

“虎头板凳?”

林毅心中顿时一阵疑惑。

“爹爹,你回来了。”

“爹爹,你终于回来了,实在太好了。”

自茅屋中冲出俩个五六岁的小孩,一个长得虎头虎脑,一个扎着两只羊角辫。

两个小家伙冲出茅屋,扑过来就抱住了林毅和千雪的两条腿。

“爹爹?虎头?板凳?”

林毅恍然大悟。

万余年前,有次和千雪独处之时,他曾笑言,说等两人结婚以后,不要千雪太辛苦,孩子嘛,不要太多,不要一大群,只要两个就好了。一儿一女,子女双全,儿子取名虎头,女儿取名板凳。嘿嘿,贱名,好养活。

“爹爹,娘亲,你们在干什么呀?”虎头眨动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的仰视着林毅千雪两人。

“呃……你们爹爹眼睛里进了沙子,娘亲正在帮他把沙子从眼里吹出来。”千雪微红着脸,一把推开林毅,笑着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子。”虎头点了点头。

“爹爹,我们要吃的鸭脯肉你买回来没有?”板凳抓着林毅衣角,仰着小脑袋,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瞅着林毅脆声问道。

“呃……鸭脯肉?”

林毅抓了抓头,低头一看时,才发现自己左手中正提着一个荷叶包。

“我这是出去做什么了?难道便是专程为两个孩子去买鸭脯肉的吗?”林毅心中暗道。

“呀!爹爹真买回鸭脯肉来了,还是这么一大包。”

虎头冲过来,一把抢过林毅手中的荷叶包,飞速冲入茅屋。

“虎头坏蛋!分我一块。”

板凳气呼呼跟在虎头屁股后面也冲进了茅屋。

林毅顿时哭笑不得,他转头望向千雪,千雪也脉脉含情向他望来。

林毅伸手拉住千雪柔软的小手,紧紧握在掌心,他满含深情的望着千雪的眼睛,十分认真地说道:“千雪,如果再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我发誓!”

“夫君,你今天怎么了?怎么看上去怪怪的?”千雪眨动美眸,好奇的望着林毅。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去哄两个孩子睡下,然后服侍你沐浴更衣……”

千雪红润的樱唇凑近林毅耳畔,娇羞的说道。

林毅重重点了点头。

只是轻轻眨了一下眼睛,面前的茅屋变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石拱桥。

桥下潺潺流水,全部涌入一个小波光粼粼的小湖之中。微风吹来,在湖面上荡起浅浅的波纹。

林毅对这座石拱桥非常熟悉,因为这座石拱桥连接着藏经阁和炼器阁,石拱桥的尽头是一片紫竹林。

晨曦中,雪儿娇俏的面庞浮现在林毅面前。

“……师兄,为什么呢?你为什么就不给雪儿一点儿机会呢?”

雪儿幽怨的望着林毅,美眸中泪光闪烁。

“雪儿,你这是怎么了?我不明白你在讲什么?是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一定为你讨还公道。”林毅急声说道。

雪儿无助的摇着头,衣裙在晨风中索索发抖。

“师兄,你可知道,无数个不眠夜晚,雪儿脑海中想的都是你。你可知道,每次你出现在雪儿面前,雪儿都会加速心跳。”

晨风扬起雪儿如瀑的乌发,她红润的樱唇微微颤抖,晨光下,雪儿看上去更加无助。

她两眼期盼的望着林毅的眼睛,幽怨道:“师兄,你可知道雪儿搬到你隔壁,整日整夜对着那道墙壁发愣,根本无心修炼。”

“我知道,师兄你就在隔壁,我们只有一墙之隔。唉,一墙之隔呀。多少个不眠之夜,我把后背紧紧靠在墙上,就是想距离你近一点儿,就是想感受到你的气息。”

“师兄,你不知道,你一定不知道,那天在边疆战场,雪儿替你挡了一掌,其实那时雪儿已经抱着必死之心。如果,那一次,我死在你怀中该多好。”

“至少还能赢得你一颗伤心的泪水,至少在以后的岁月里,你还会记得有一个叫雪儿的女孩,曾经为你而死。”

说着说着,雪儿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自美丽的眼眸中夺眶而出。

林毅心如刀割一般,怕什么来什么,他最怕雪儿向自己吐露心声。

“雪儿,你这是何必……又何苦……”林毅声音艰涩道。

“师兄,你知道吗?世人都说相思最苦,可是雪儿一点儿都不觉得苦,雪儿想着你的时候,心里是甜的。雪儿觉得相思不苦,苦的是长时间见不到师兄你的身影。”

山西白癜风医院来院路线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的电话
长春专业牛皮癣医院可靠吗
南宁癫痫病医院到哪里好
安徽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