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逆战仙魔 第三百四十二章 愤怒的孙穆平

2020-01-14 18:47: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战仙魔 第三百四十二章 愤怒的孙穆平

今天只有一章了,这章4300字,天冷,晚上码字手脚冻死了。【最新章节阅读.】不好意思,哈哈。

※※※※※※※※※※※※※※※※※※※※※※※※※※※

“咦,还挺热闹的?”

一道略带调侃的话语响起,语气很轻,却声如侧耳,清晰地传到所有人的耳里。

很多人一愣:“谁?”

木凌辰喃喃:“出来了。”

南宫圣三人面色一变,那探出的大手蓦地加快。

“我劝你们最好停下,别做傻事。”便在此时,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却已然不是调侃,而是警告,依稀间,似乎有滚滚寒气向着南宫圣三人迫来,让他们如坠冰窖。

剑如霜一喜,杜若山面色凝重。南宫圣和东方景面色一变,心惊肉跳,拍出的大手蓦地一停。

孙穆平瞳孔骤然收缩,喝道:“别犹豫,赶紧动手,迟则生变!”他的大手没有停止,带头向着萧百辰抓去。

东方景和南宫圣见状,猛一咬牙,大手再次一探,那速度,竟比先前还要快上三分。

这是打算速战速决。

孙穆平等人原本以为他们几个同时出手,足以应付一切场面,但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他们的信心却是出现了动摇。当下不敢再保存实力,全力出手。

他们的手爪不再慢条斯理,变得迅捷凌厉,带着呼呼风声,气势真的很恐怖。

那大爪封天,隐约间,似有抓破天地之能。

这一刻,萧百辰三人当真是心头悚然,身心颤动。

这一刻,黑大爷面色一变,猛地从怀中抽出一物,便要用出。

也就在这一刻,先前那道声音再次响起,语气冷得胜过那大雪初融的寒冬。

“看来你们皆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也好,今天,就让你们涨个教训。”话音刚落,紫苑飘香之内,蓦地现出两道人影。

其中一人身形闪掠,迅若鬼魅,须臾间出现在萧百辰三人面前。冷笑一声,直接轰出三拳。

那拳影横飞,拳劲汹涌,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蓦地在南宫圣三人的瞳孔中急剧扩大。

南宫圣三人的双目骤然一缩,却是一发狠,手爪直接变拳,轰了上去。

“砰砰砰!”

霎时间,三声震天大响轰然传出,狂风肆虐。

紧接着,四声闷哼同时响起,四道人影,几乎同时被震开,蹬蹬蹬后退。

南宫圣几个每人退了三丈,另外那人则退了七丈有余,似乎强弱分明。然而,紫苑飘香之内,却是一片哗然,皆倒吸了口凉气。

“怎么可能?”现场众人震惊。便是南宫圣三人也脸色大变,难以置信。

他们看似占据上方,只退了三丈,对面那人则退了七丈有余,然而,一想到对面那人都干了什么,他们的心头便止不住的震颤。

对面那人,可是以一人之力,几乎同时与他们三个硬抗啊。而且还是在他们占据天时地利的前提下后出的手。

结果,那人却只比他们多退了四丈?

这叫他们如何相信?

须知,他们可不是大街上的大白菜,而是云门境巅峰的强者,两大家一大门的权势长老,整个西梁城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他们运足目力,往对面看去。

现场众人同样运足目力,往那人看去。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位白衣少年,面相普通,体型单薄。

刹那间,很多人身形大震。

“我道是谁,原来是他,萧振东!”

“怪不得了。”

.....

紫苑飘香之内议论纷纷,有惊呼,有喜悦,有震惊,有释然,当然,更多的是崇拜。现在的萧齐天,在西梁城,绝对是很多年轻一辈的崇拜对象。

“他就是萧振东?”孙穆平等几大权势长老一愣,看着萧齐天。

先前,乌兹武士在醉仙楼下挑战汉唐豪杰之时,几大权势长老并不在现场。

他们道听途说萧振东如何大灭乌兹蛮夷的威风,如何在气海境的强者干扰之下,将云门境巅峰的乌兹蛮夷斩于刀下之时,自然是不会相信的。还以为众人在添油加醋,夸大其实。

那时,他们的内心深处对那萧振东鄙夷的,认为那是萧振东的炒作,沽名钓誉。

毕竟,在他们看来,关云境初期横扫云门境中后期强者已属夸张;关云境中期打败云门境后纯属扯淡;更别提在气海境强者的干扰之下,斩杀云门境巅峰强者。

但现在,他们可不敢那样想了。眼前这人,确实是关云境中期无疑,若便是那萧振东,还真有那个可能做到哪些事情。不然何以能够已一人之下,后发出手与他们三大权势长老同时对抗?

念及此,他们又想到那萧振东的来意。似乎,那萧振东是为了那三个少年而来?当下不由得心头一凛。

等等,他们又想到一个更可怕的问题。萧振东姓萧,萧齐天也姓萧......

不会,萧振东和那萧齐天有什么关系吧?

兄弟?

族人?

亦或者...萧振东,根本就是那萧齐天的化名?

一想到这个可能,南宫圣三人,忽然间硬生生地打了个寒战。

那样子,真是太可怕了!

关元境中期,斩杀云门境巅峰强者,那萧齐天,到底有多妖孽?

不过,紧接着,三人又摇了摇头。

眼前这萧振东,和萧齐天的长相天差地别,不可能是同一个人才对。

除非萧齐天易了容。

但理由呢?

好端端的,萧齐天为何要易容?放弃一个扬名西梁的机会?

也不想想,若萧振东真是萧齐天,那凭他在擂台之上大破乌兹蛮夷的战绩,便足以名动西梁,收获颇丰。而一旦他以本来样貌出现,这西梁城也没人敢明目张胆地为难于他。

要知道,萧齐天可是晴贵人的弟弟,西梁城主陆山河力挺的存在。

别看他们现在设计伏杀萧齐天,但那是联合几大势力同时出手的条件下,还得晴贵人和城主府后知后觉才行。

毕竟,天下攘攘,皆为利来。

若萧齐天在晴贵人和陆山河先行不知的条件下死了,他们还不信,晴贵人和城主府会为一个死去的萧齐天,同时开罪他们五大势力。

但若晴贵人和陆山河事先知道萧齐天来了西梁,他们还敢设计伏杀萧齐天,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

因为,这是在打晴贵人和陆山河的脸面。

晴贵人和陆山河在愤怒之下,还真可能失去理智,不顾一切地开罪他们五大势力。

另一边,南宫豪、叶凯和西门庆几乎同时变色。他们相视一眼,面面相觑:“萧振东怎么来了?”

现在的萧齐天,在他们眼里同样是可怕的存在,估计算得上气海之下第一人,堪称无敌。

也不想想,整个西梁城,气海境以上的强者才几个?那些人平日里只知道修行,轻易不会露面。

他们的目光又转向与萧齐天同来的另一人,但见后者同样是个少年,体型如妖,可不正是那出身剑海镇的冷惊鸿吗?

现场众人同样注意到了冷惊鸿,不由得又是一震。先前这少年,在擂台之上表现得同样极其显眼,横扫乌兹蛮夷筑基期的武士,箭术同样无双,神魔箭和诛心箭的拥有者。

冷惊鸿面无表情,身形一闪,忽然出现在暮无鼓的身前,将暮无鼓扶起。

他的声音有点冷:“谁伤的你?”

暮无鼓沉声道:“孙穆平伤得我。这些人要抓长佑他们,用来伏杀萧齐天。”

他并无大碍,但若没有疗伤圣药,最起码得躺上十天半个月才可能恢复。但过几天,便是十宗大选,可容不得他躺上十天半个月。

冷惊鸿目光一冷,道:“你先疗伤,不要落下顽疾。你的公道,我来帮你取!哼!咱们剑海镇出来的兄弟,可不是谁都可以欺凌的存在。”话音刚落,他将一枚丹药喂入暮无鼓嘴里。

暮无鼓点头,运转功法,转逝间,便有一股清凉之意从暮无鼓的丹田之中升起,流遍他的四肢百骸,让他舒服得几欲呻吟。

这很正常,冷惊鸿给暮无鼓吃的,可是养元丹,九州大地非常有名的疗伤药。

冷惊鸿站起,蓦地看向孙穆平,神光湛湛。他明明只是筑基中期的实力,不知为何,却有一股如山般的压力向孙穆平迫来。

孙穆平,居然在冷惊鸿身上感觉到了危险。

这简直不可思议。

孙穆平心头凛然,却冷声道:“怎么?冷惊鸿,你想要为他出头吗?哼!你还不行,回去再吃几年米再说。”

冷惊鸿冷漠道:“行不行,试过才知道。”

他抽出乌铁棒,身上突然绽放出一股惊人的气势,如火山喷发,摄人心魄。

恰在此时,萧齐天开口:“交给我吧,你站到一边,保护他们几个就行。”

冷惊鸿点头,气息收敛,却有如一座高山,挡在萧百辰几人面前。

他也知道,凭他现在的实力,想为暮无鼓出头还真不容易,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毕竟,萧齐天只有一个,不是人人都可以像他那样变态。

是的,即便在冷惊鸿的眼里,萧齐天都是个变态。更有甚者,连他的师尊老酒鬼也说过,萧齐天是个变态。

萧齐天环视一周,从五大势力的弟子、南宫豪几大纨绔、东方冰云和木凌辰等人的身上一一看过,目光平静,面无表情。

然而,所有被他目光扫到的人,都不自觉地眼神躲闪,心头一凛,呼吸一滞,感觉到了一股难以想象的压力。

便是木凌辰,也有这样的感觉。

最后,萧齐天看向了南宫圣和东方景,目光冷漠。一瞬间,南宫圣和东方景似乎产生了一种错觉。

眼前的少年,变了。他仿佛变成了一头洪荒猛兽,已然对他们张开了血腥大口。阵阵凶煞之气扑面而来,让他们悚然肉跳。

静!

紫苑飘香之内,忽然变得一片沉静,落叶有声。依稀间,似有琴声传来,幽幽音韵,时而婉转悠扬,时而万壑松涛,跌宕起伏,动魄心惊,一如这现场所有人的心情。

萧齐天,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南宫圣和东方景,不言不语,却让他们越来越不安。

这现场,所有人皆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紧张而压抑。

最终,南宫圣率先承受不住这股压力。他开口,打破了沉默:“你就是萧振东?”

“没错。”萧齐天面无表情。

“听说你为汉唐争光,大破乌兹蛮夷?”

“算是。”

“恭喜你一战扬名。”

“过奖。”

“可有想法加入我南宫家族?”

“没有。”

“你到底想怎样?”东方景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此言一出,萧齐天的神色终于不再平静,目绽神光,慑人心魄:“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们才对,你们,到底想怎样?”

“嗯?”

“他们三个跟你们有仇?”萧齐天一指萧百辰三人。

“可说有可说没有。”

“到底有还是没有?”

“有!”

“是刨了你们的祖坟?还是杀了你们的父母?还是奸污了你们的妻女?”

“都不是!”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他们和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仇?值得你们这样为难他们?”

“他们的长辈羞辱了我们的族人,逼得他们自废!”

“缘由。”

“什么缘由?”

“你们的族人,为何被羞辱?或者问你一句,谁对谁错?”萧齐天冷漠道。

“这还用问吗?他们的长辈恃强凌弱,自然是他们的错!”东方景道。

若换了别人,东方景定然不会废话,也不会辩解,更别论这种被审问势的辩解。就如同东方冰云所说,管你谁对谁错,只要得罪我东方家族,就是你的错。

但眼前之人是萧振东,携着斩杀云门境巅峰强者战绩的萧振东,那气势真的太盛了。即便他是东方家族的权势长老,也感觉被对方压了一头,不敢太过得罪。

“没错!那萧宇轩和萧齐天把我们的族人打成重伤还不够,还羞辱他们,逼得他们自废,你说谁对谁错?”南宫圣附和。

“放屁!”突然,暮无鼓大骂出声,“萧振东,别听他们的。明明是他们私闯萧家的宅府,将自己标榜得高高在上,不是要萧齐天的性命,就是要废萧齐天的丹田手脚,居然还反咬萧齐天?”

“没错!”萧百辰插嘴,“你们的族人那种嘴脸让人不齿。打不过就开始求饶,我爹为他们出头,他们不领情也就算了,还想恩将仇报?威胁我爹说要让永安郡血流成河、鸡犬不宁?被羞辱了活该,被逼得自废活该!早知道,我就让我爹直接把他们杀了,省得留在这世上为祸世间!”

“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孙穆平喝道。

萧齐天眼神一冷,足下一动,蓦地出现在孙穆平身前,一巴掌扇出。

“啪”的一声脆响,孙穆平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一道闪亮的耳光便在他脸上响起,将他扇飞。

孙穆平落于地面,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难以置信地看着萧齐天:“你敢打我?”

这一刻,孙穆平简直怒火中烧。

........(未完待续。)

酒钢医院怎么样
福州市鼓楼区杏福龙腰门诊部怎么样
桂林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营口专门治妇科医院
汕头白癜风中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