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无限之我们是妖怪 第一百零六章 未来在这里改变

2020-01-14 12:44: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限之我们是妖怪 第一百零六章 未来在这里改变

入了南诏城,赵沈平便想去见见如今的赵灵儿,只是到了王宫后,发现其守卫森严,而且有高手在侧,便也没有硬闯,直到半夜时分,找了处僻静之地,才双翅一展,飞了进去。

墙内是一片竹林,四周无人,只有寥寥几座凉亭,竹林中间有一条僻静的小路,沿着往前走了几百米后,赵沈平来到竹林边缘,探头往外看去,发现几百米外是一道围墙。

围墙中间有一道紧闭的红色铁门,其上锈迹斑斑。

赵沈平轻轻一跃,来到墙头,往下一瞧,发现里面有几座破旧的院子,四处都是杂草丛生,蛛密布,很是凄凉,仔细打探一番后,发现在院子深处,只有十几个女人的气息,并没有其他什么危险,便摇摇头,径直离去。

此地如此破败,连一个守卫也无,他心中推测多半是冷宫。

出了这个宫殿,守卫便忽然多了起来。

赵沈平第一次入王宫,虽然只是一个撮尔小国,但不知其中深浅,心中很是谨慎,总是提前避过守卫,对那些守卫森严的宫殿,更是远远的绕行,如此走了大半夜,他总算对王宫有了大体的了解。

天亮之后,他并未离开,反而藏身到王宫后花园的一座假山内,想看看能不能和赵灵儿来一个偶遇。

只是七天时间,眨眼即过,他没有见到赵灵儿,反倒是撞到了几次太监和宫女互相喂食的场景。

那画面太美,他简直不敢回想。

不过,这几天也不是毫无所获,最少他从路过的宫女和太监口中得知了赵灵儿的消息。

三天前,南诏国王下令,将皇后押入大牢,不日便要公审,以泄民愤,而公主赵灵儿,作为皇后的女儿,这几日一直被禁足在寝宫里。

赵沈平早在几天前踩好点,默默等待皇后被公审的日子。

而这日一大早,他发现宫内护卫忽然少了大半后,便知时机已至。

。。。

而此时,南诏城北,刑场之上,南诏国王神情恍惚的坐在主坐上,愣愣出神。

刑场下面,有数百精锐士兵正在维持现场秩序,却也有些心不在焉。

人太多了!

怕是足有数万人!

这要是一旦动乱起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尤其是在数万民众前面,还有数百精锐拜月教教众,以及黑苗族大祭司,拜月教主。

时间在压抑沉重的氛围中,缓缓流淌,拜月看看天色,随后大手缓缓抬起,伸手数万人瞬间鸦雀无声,只留拜月淡淡的声音响起。

“皇上,可以开始了。”

高坐在台上的南诏国王,迟疑片刻后,还是挥了挥手。

下一刻,铺天盖地的声音忽然想起。

“杀皇后,诛妖邪!”

“杀皇后,诛妖邪!”

“。。。”

女娲后人南诏国皇后青儿,便踏着这无穷的恶意,缓缓被押上刑场。

她身穿一袭简约的苗族服饰,眼神清澈,平静无波,神情透入出一股雍容华贵,仿佛此时她不是上刑场,而是在逛后花园。南诏国王见到她后,缓缓起身,眼神愧疚,神情痛苦,愣了片刻之后,才用低沉的道:“青儿,是朕对不起你。”

。。。

赵沈平离开后花园,一路急行,很快便来到到一座简约朴实的宫殿边上,虽然如今宫内守卫很少,但此处守卫不减反增,越发森严。

这正是皇后寝宫,赵灵儿如今便被禁足在里面。

赵沈平悄悄围着这宫殿转了几圈,将所有守卫摸清之后,便仗着鸡身,想要混进去,只是刚飞到宫殿围墙上,便射来一支利箭。

赵沈平灵巧的一躲,飞身往院子里落去,忽然又杀出两个手持长枪的护卫,二话不说,挺枪便刺。赵沈平身形一闪,再次躲过,随后喔喔叫着,仿佛受惊一般,往宫殿内跑去。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低喝。

“不对!这公鸡有古怪!快拦住他。”

下一刻,便有五六个侍卫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

赵沈平见行藏暴露,也不再隐藏,速度陡然暴增,闪电般往宫殿里面冲去。

。。。

南诏城北,刑场之上。

此时正剑拔弩张。

刑场之上,多了两个剑客,一个持剑在皇后身边,一个蒙面持剑挡着冲上来的拜月教徒。

南诏国王身边围满了守卫,皆手持利刃,一脸警惕。

站在刑台下,拜月一脸平静,看着那蒙面剑客,道:“小兄弟,你是谁?”

蒙面剑客朗声道:“我是来阻止你阴谋的。”

“那就是妖女的同党了。该杀!”

拜月话音方落,身后便是万民齐呼。

“该杀!”

“该杀!”

“。。。”

那数百冲上刑台的拜月教众,手持利刃,就要再次上前。

却听南诏国王忽然一声怒喝:“住手!”随后就见他向前两步,伸手指着那些拜月教徒,声音低沉的喝道:“全都给朕退下!”

与此同时,他身边的护卫也纷纷拔刀低喝。

“退下!”

“都给退下。”

南诏国王站在高台之上,居高临下,俯视着拜月,厉声道:“教主,你要反吗?”

拜月闻言,神情微变,连忙跪倒在地,道:“微臣不敢。”而随着拜月跪倒在地,场下数万百姓也纷纷跪倒。

见场面得到控制,南诏国王神情微缓,顿了顿后淡淡的开口道:“莫道长,朕给你最后的面子,你走吧。”

闻言,那蒙面剑客豁然转身,急道:“不可以这样,皇后不能死。”

“你是谁?”

“这个你不用管,如果你杀了皇后,后果将不堪设想。”

“朕凭什么相信你?”

那蒙面剑客一时无言,神情焦急。

这时,在皇后身边的道士,忽然拉起皇后的手,低喝一声“走。”

南诏国王眼神微眯,瞥向两人拉着的手上。

皇后当即将那人手掌甩开,道:“我不走。”随后,她一脸正容的对南诏国王道:“皇上,如果他们在捣乱的话,请您将他们。。。”

话未说完,便被那蒙面剑客忽如其来的一声惨叫打断,接着就见那人身形一闪,凭空消失了。

皇后青儿、莫道长以及拜月,皆是一脸惊容,他们是场中修为最为高深之辈,能真切的感到刚才那剑客是真的凭空消失,而非使得什么神通手段。

就在这时,忽然有侍卫指着皇宫处惊慌的叫道:“不好,皇宫着火了。”

南诏王国见状,心中反而一喜,当即大声宣布道:“事发突然,先将皇后押入天牢,三日之后,朕自有定夺。”

话音方落,拜月忽然越众而出,道:“皇上,万不可中了这妖女的诡计,以属下观之,那火焰之中蕴含着浓烈的妖气,必是这妖女同党为了救她而使得声东击西之策,望皇上明察。”

瞬间,下面数万百姓再次齐声呐喊。

“杀了她!”

“杀了她!”

“。。。”

石棉县人民医院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校医院怎么样
南京哪的医院治癫痫病好
武汉白癜风如何治疗
江西出名的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