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超战兵王 第221章 林洛的发问

2020-01-16 16:36: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战兵王 第221章 林洛的发问

“林洛!”袁可卿愤而起身,目光凌厉盯着林洛道:“别忘了,这节课是我让你上的。你剥夺我听课的权力,就失去了我让你上课的目的。”

“所以……”林洛不为所动道:“我刚才叫了你一声袁老师。而现在,这课堂之上,我才是老师。请你,马上离开。离开教室,离开我的视野,离开我方圆百米的范围。”

整个教室,瞬间风云变幻。

一股汹涌暗流,在每一位同学心中涌动。

他们。

似乎。

看到了鸿艺会那晚的林洛。

其实,鸿艺会风波后,所有同学都对林洛升起了好奇。

虽然林洛在整场交锋中,都不显山不露水,刻意隐藏了许多实力,但还是让同学们感觉到了他的不一般。

“你!”袁可卿盯着林洛,有些气竭。

“别忘了,是你赋予我的权力。”林洛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嗒。

袁可卿跺了一下脚,冲出座位,把高跟鞋踩得霹雳做响。经过林洛时,她附耳在林洛耳侧,冷哼哼道:“你最好别搞砸了。”

“借你吉言。”林洛嘴角微微抽了一下道:“快走吧,都浪费四分多钟了。”

“你要弄砸了……”袁可卿咬牙切齿道:“今晚,有你罪受的。”

她今天可是有备而来。

“滴嗒、滴嗒……”袁可卿踩着高跟鞋,愤恨离去。

“砰!”

她狠狠带上门。

袁可卿一走,整个教室都寂静了。

寂静得有些可怕。

落针可闻。

“嗤!”

突然。

一声脆响响起。

林洛一手撕掉了手中的英语教科书。

本来就惊呆了的同学们,这下彻底惊住了。

“林教授!”蔡善脸色微变,一改往日诙谐神态,惊声道:“这可是班主任的教科书。你不想在这个班上待下去了?”

“我想问一下。”林洛没有回答蔡善的话,而是望着台下的同学道:“在座的,有谁是先学语法,背汉字,精通各种语言技巧,懂得祈使句、疑问句、主宾结构等句式,才学会说话的?”

这句话一出,教室内明显骚动了一下。

骚动之后,是整齐划一的摇头。

是啊。

从娘胎中出来,在牙牙学语中,不知不觉就会了。

“没有!对不对!”林洛把撕掉的几页纸铺在讲台上,话锋一转道:“好了,现在,每个人,把调成飞行模式,交上来。”

林洛拿出自己的,也就是那个从金发女郎那里抢来的镶满了钻的爱疯六。

“哦!”林洛看着众人复杂的眼神,又拿起五彩缤纷的爱疯六道:“这是我这次在米国,抢的一位金发美女的。不过,可能是我太帅的缘故,这位美女没有报警。还发了很多短信,说来华夏旅行时,让我当向导。”

没有一个人相信。

虽然,林洛编得不错。

其实,严格意义来讲,他们的重点并不是这只镶着彩钻的爱疯六。

而是。

林洛撕下这几页纸,是要让他们放。

还没有一位老师敢剥夺他们上课拥有的权力。

一位也没有。

“怎么?”林洛盯着没有动静的众人,剑眉一皱道:“还愣着干嘛?一个个把交上来。”

“凭什么?”不离身的李静,拿着,手肘支撑在课桌上,看着林洛道:“林洛,这就是你的毕生难忘?”

“砰!”林洛一掌拍在讲台上。

强大的力道,震得讲台猛烈一颤。

镶着钻的崭新爱疯六,直接在这股力道的反弹下,飞了出去。

但林洛并没有任何补救的举动,任由砸落地面。

“林洛是你叫的?”林洛神色一凛道:“课堂之上,懂不懂得尊师重道?何谓师?教人者谓之师。纵使古代帝王,亦尊师重道,何况你们?从现在开始,我是你们的外教lnk教授。简称林教授。给你们一分钟,交上。”

“如果不交呢?”被林洛斩落风头的李静,眸子一沉道。

“这期的英语学分零分。”林洛冷冷答道。

“零分,你以为你是谁?”李静明显被林洛激怒了,冷哼一声道:“林洛,别玩过了。”

林洛眸子一眯,捡起地上,直接拨通袁可卿的。

“喂!”林洛不等盛怒中的袁可卿说话,单刀直入道:“如果有学生不按照我的规矩来,这个学末的学分能不能记零分?”

“破例可以。”袁可卿忍着怒火道。

“好。”林洛接着道:“我开扬声器,你再说一次。”

林洛打开扬声器,于是,整个课堂上响起袁可卿肃穆清冷的声音:“各位同学,你们的平时分占期末总分的百分之四十。如果你有把握期末考满分的话,可以无视林洛的规矩。”

挂断,林洛凝视着李静道:“以你的天赋,从小到大想必拿过无数满分。但我想问问你,你拿过几次语文满分?语音的魅力,不仅仅在于它是人类沟通的桥梁,还因为它独有的魅力。发散,开放,包容,还有不确定性。阅读理解、作文,永远都不可能有标准答案。你真确定英语能拿满分?”

“哼。”李静冷哼一声,站起身,眸子冰冷盯着林洛道:“不就是一个英语学分吗?我还真不稀罕!”

他说完话,直接离开座位,朝门口走去。

“懦夫!”林洛从李静身上收回目光。

这样的人,连基本的挑战都不敢迎接,不是懦夫是什么?

他心中怒火在咆哮。

如果李静是他的敌人,他已经有一千种办法解决他。

他不是一直有优越感么?优越感来自哪里?不还是他殷实的家境!这样的敌人,最毁灭的打击就是摧毁他优越的源头。

真要是敌人,林洛会直接出手,从源头,让他的家族在很快的时间内土崩瓦解。

但李静是他同学。

一个虽然有些优越感,但心地却还纯良,品行、心性都还不错的孩子。

林洛自然不会去毁坏他的家族。

所以,唯有一声“懦夫”表以他此刻的失望。

但他没有沉浸在失望中。

说完这句话,就收回目光。

连再看一眼也不愿。

一个不愿意接受挑战的人,有什么资格值得他重视。

但这时,李静却顿住了。

他陡然转身,冷冷看着林洛道:“你说什么?”。

林洛瞬间抬头,目光阴冷而萧杀,直视着李静道:“懦夫!”

林洛的眼神如一柄削铁如泥的剑,直把人的心灵绞得七零八落。

盛怒中的李静,居然在这眼神中,没有一战之力。

他的怒火消散,身体甚至有种不自觉的颤栗。

也不知这颤栗是因为气愤,还是仅仅只是一种莫名恐惧。

他想到了逃。

彻底逃离这里。

不就是懦夫吗?

逃一次又如何?

他没有申辩,转身离去。

他骨子里,或许正如林洛所言,与生俱来有着懦弱吧。

虽然,他一直靠着一种自持的优越感,遮盖着自己。

“你真确定走?”林洛看着落寂转身的李静,突然话锋一转,看着李静的背影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李静,你真打算浑浑噩噩过完这一生?”

李静忽然站住,却没有回头。

他听着林洛话中的两句名言,心中轰然一震。

磨砺、苦寒!

宝剑的锋利,梅花的暗香,都是这千锤百炼的磨砺和冰寒刺骨的苦寒换来的。

突然,他心中一惊。

这林洛,是懂他的。

或者说,林洛看透了他。

他自小就生活在富足的家庭中,有着优越的生活条件和物质享受。

这些富足,消磨了他的斗志。

也让他少了最能打磨心性和斗志的磨砺和苦难。

多少帝王家,不正是从磨砺苦寒中出,却在骄奢淫逸中亡吗。

心中通达。

李静豁然转身。

拿出,走上讲台。

放好。

转身,回座。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言语。

但所有同学却感觉到,这刻的李静,气质似乎有了一种升华。

有了李静的表率,接下来的过程就顺利多了。

很快,讲台上就被密密麻麻的堆满。

却还剩下最后一个麻烦。

“林教授。”张朋站起身,扬着手中的道:“首先,我要申明一下。我最初举手表决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是关于选课的表决。我一直以为大家选的第一种。你知道的,小说就是我的生命。所以……,这不能交。”

林洛从口袋中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现金,往讲台上一放道:“这是六千元,是我答应你的正版小说订阅费。你在哪里看书?和阅读吗?”

“对,和阅读。”张朋看着台上一沓现金,整个人蒙了。

林洛这是要以金钱贿赂他吗?一堂课,一整年狂看小说,也花不掉这么多钱啊。

“好,我会把这笔钱冲到你的卡中。”林洛沉声道。

“真的?”张朋立即没有原则冲出座位,拿着,冲向讲台。

“慢着!”看着即将放下的张朋,林洛把手一挡,沉声道:“我拿出钱,只是想告诉你四个字:一诺千金。”

“我说过,你五十本的正版小说,我帮你订了。男人,一诺千金。哪怕,为了这五千元,我将要去我朋友的会馆打一个学期的工。但说到,就要做到。”林洛目光一凝,盯着张朋道:“所以,我要的,也只是你的一诺千金。你既然举了手,就该为你的行为负责。”

轰。

张朋心灵一震。

“林洛,不,林教授!”张朋看着肃穆的林洛,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林洛看着张朋道:“你不是我同学吗?有什么理由比这个更足?”

张朋眼中泪花闪动。

却终究没有流下来。

没有人知道,林洛这次,触动了他心中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他放下,看着林洛,深吸了口气道:“我还想问个问题,你既然不希望我上课看小说,为什么还拿出六千元,支持我正版阅读?”

司徒南语录:小说王子不是杜撰的人物,是我一位好同学。而这个“小说王子”的称号,还是我所起。所以,写他的时候,总能勾起很多回忆。想知道小说王子的更多故事,可以加我公众号“stn1110”,譬如,他为什么叫张朋?

开化县中医院怎么样
高州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济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癫痫病医院在哪儿
咸宁牛皮癣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