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破苍血战第七十七章离别求收藏

2020-01-20 08:26: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苍血战 第七十七章 离别(求收藏)

众弟子每人一处屋舍,在门外还有两名丫鬟任由调遣,此刻的王毅在屋中双目紧闭、依地而坐,那深可见骨的伤痕也已包扎了起来,他运转起了全身的灵力,恢复着伤势。

只见袅袅白烟从他的头上缓缓升起,道道气流更是激起千层波浪,在这屋舍之中肆意的横扫着,所有的家具皆是不停的在晃动,发出咔咔之响,那豆大的汗水在额头之上也是滚滚而落。

“你这身躯刚刚进入韧其身的阶段,全身的骨骼与肌肉还未做到相融一致的境界,在那魔狱煞犬之上又经受着超负荷的雷击,可说是弊大于利,尽管可以修炼身躯的硬度,但是你伤势严重,过度则是伤身!”在王毅体中的魔蛇缓缓而道。

“嗯,知晓了,这段时间会静心养伤的!”王毅面不改色、神情冷漠道。

在这趟任务之中,凡是被王毅杀死的恶徒,他们手上的储物戒也是被一扫而空,可说王毅现在不缺灵石也不缺丹药,但是秦冷月说所有的丹药与修炼的灵石,她秦家全部供应,王毅又岂能浪费用之少之的后粮?

“吱呀!”王毅站了起来,推开了木质的房门,看向那站在屋外的两名丫鬟,轻声说道。

“劳烦二位待我去领一些丹药!”

“好的!对了,秦主子说晚上与宗门弟子一同共享晚餐,你可不要忘记了!”这丫鬟满脸的羡慕之情,王毅听后也是扬起了一抹微笑,露出了欣喜之意。

“嗯,记下了!”

??????

久久之后,夜色已黑,秦家大厅之中众弟子与秦冷月齐聚一堂,把酒言欢,那秦家的护卫唯有几人守在门外,不敢打扰众人的雅兴,他们虽然一个个的面色严谨、神情冷漠,但是他们的心却是激起了千层波浪。

这秦冷月是何身份竟与这些宗门弟子一同吃饭,这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但这份疑惑只能放在心中。

“再敬大家一杯,感谢各位一路守护,未做报答,你们大可在我秦府静养到伤势愈合在回去,另外赵头领你从库房中按照每人一万灵石的标准发给这些宗门弟子!”秦冷月并未喝醉,话语温柔,缓缓而道。

那秦家的护卫听到这话也是浑身一震,一人一万灵石这已不是一个小数目,他点了点头,双手相托,转身离去,众弟子听后也是怔愣了一下,但是随后便是一脸的狂喜。

“哈哈,这一趟果真没有白来,来来来,秦大小姐我们再喝一杯!”那来自虎宗的弟子,举着酒杯对着秦冷月大声笑道。

“好,那大家再喝一杯!”秦冷月面带笑容的看着众弟子说道。

“来来来???”

??????

众人吃完晚饭已是夜深人静,便回到了自己的屋舍,唯独王毅与秦冷月站在屋外,看着明月还在相聊。

“王毅,不知你伤势复原之后有何打算?”

“回宗门!”

“那你还会在来我秦家接受任务吗?”

“会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没什么???”

王毅与秦冷月心中都有好多的话想说,但是都有所顾忌,在两人心中始终都隔着一层纸,这层纸无形物质,又时相处十分亲密,有时又相隔千里。

“真不知在这繁华年间谁能许我一生?”秦冷月凝视着王毅,那如水一般的冰眸显现出一抹温柔,嫩白的脸蛋上也显现出一抹红晕。

她这是在提醒王毅,更实在向王毅表达自己的情感,王毅岂能看不出来,自己对秦冷月的心也是天地可鉴,但是现实就如同隔板一般,将王毅与秦冷月分得更远了,不是王毅不愿与秦冷月在一起,而是在一起之后王毅不能给秦冷月最好的一切,更何况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宗门弟子???

种种思绪在王毅的脑中飞快的旋转着,他越想越是哀愁,双目之中的冰冷之意越发的浓烈,好似寒冬腊月、炎冰之雪,神情更是凝重不已。

“你怎么了?”秦冷月一脸的疑惑。

“没什么,只是身体还未恢复罢了,不碍事的。”

“既然这样,那你就先去休息吧!最近天冷,记住多穿些,别受凉了!”秦冷月尽管面容冷艳,但是他的话语却是透露着无尽的温柔,王毅也是心神一震,内心之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嗯,你也一样!月儿那我就先走一步了。”王毅微微弯腰,行了一礼,神情冷漠的转身离去了,这时一阵刺痛涌上心头,好似海水将全身淹没了一般。

而美若天仙的秦冷月却依然站在原地,看向渐渐远去的王毅,双目之中那份温柔也是随之渐渐消失,直至寒光乍起、冷意飘散,这二人的眼神竟是如此的相像,这份冷意不仅仅是面容,更是由心所散。

“不思量、自难忘啊???父亲你到底身在何处?月儿真的好累???”秦冷月孤独的看向挂在空中的明月,神情之中充满了哀愁。

回到屋舍之中的王毅,心中仍是久久不能平静,他紧握着双拳看向窗外,一身的肌肉在此刻都处在绷紧的状态,好似拉紧的皮筋一般,充满了爆发之力,双目更是显现出一抹凌厉之色。

“我定会许你一生,但不是现在,我要突破到归一境,才能与世争你!”王毅说完便又继续依地而坐、运转起了全身的灵力,开始恢复着伤势。

白驹过隙,匆匆便是数日已过,现在已是寒蝉凄切、枯叶纷飞,深秋已至,众弟子伤势也已复原,正在与秦冷月一一道别。

“秦大小姐,就送到这吧!我们走了,若是以后你请假还有什么任务,我们还会再来的!”那来自虎宗的弟子憨憨笑道。

“是呀!”

“那好,你们一路小心!我秦家的大门随时为你们打开。”秦冷月面带微笑的看着众人。

“好,那我们就先走了!各位保重!”那虎宗的二人与众人行了一礼,便脚踏灵力,呼啸而去。

“好,那我们也走了!”

???

“师弟!王师弟!我们也该走了!”那姓孙的弟子知道了王毅的面前侧耳轻语道。

王毅一直与秦冷月对视了好久,这时他才点了点头,走了上前,轻声道“月儿,我走了!”

“嗯,路上小心!”秦冷月依然带着微笑轻声道。

明明可以更加亲密,但是在无形之中却是又疏远了,自作孽、不可活啊!王毅呼出了一口气,也是笑着看向秦冷月点了点头道“好!”

说完便与那姓孙的弟子一同离去了,这时那洋溢在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消散,仍是一副冷漠之情,那秦冷月亦是如此,那冷傲的神情又显现在脸上。

上海市第八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潍坊市第二人民医院
南宁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厦门重点男科医院
厦门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