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御兽灵仙 第667章 大闹宰相府(二)

2019-11-07 19:57: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御兽灵仙 第667章 大闹宰相府(二)

早有两只机灵的海灵兽,在早已背熟台词的情况下,突然大吼一声:

“龙门石”

“大祭司,快看,我们的龙门石居然在这里”

“快来看,龙门石居然是这个老贼偷了。”

“冲啊,夺回龙门石”

“龙门石”

一声一声龙门石的叫声,早已掩盖了之前林忘忧和宰相轩辕忘天之间的争论。

现在话题的重心已经改变,龙门石太过重要了。

龙门石对海灵兽来说,比他们的生命更重要,海灵国国王当日为了这块龙门石差点自愿成为林忘忧的海灵兽的事,早就传入海国。

幻海城的居民虽然从感情上会站在他们得宰相轩辕忘天一方,但若是轩辕忘天居然偷了人家的龙门石引得海灵国寻仇,那大家也不会真的就愿意为了他的愚蠢跟着送死。

所以幻海城的人,看热闹的居多。

至于龙门石,当然是假的。

不过是抛砖引玉罢了。

虽然林忘忧已经得到确切信息龙门石就在宰相府,但要找到还需要深入宰相府。

若没有假龙门石为引子,他们连进入都难,又如何找到真龙门石?

这种事情,只要闹开了,围观的还会管你真假吗?

这么喧闹的场面,还真是谁声音大谁占优势。

虽说宰相府里也有人不服,跳出来出来解释说海灵兽们找到的龙门石是假的。

这种解释,谁信啊,难不成还会有群众代表跑来帮忙检查真伪?

总之,宰相府是乱成了一团糟。

轩辕忘天当宰相这么多年。女皇陛下身体每况愈下基本不管事,这些年几乎都是他独揽大权。

这样的人物又如何容得下林忘忧在他的府邸大闹?

“林忘忧,你别太过分,君澜怕你,我可不怕你”轩辕忘天一边说着,一边直攻林忘忧这个主事者。

林忘忧此刻焦急的却不是应战,而是拉住秦寻。

秦寻第一反应就要挡在林忘忧身前。接下轩辕忘天的进攻。接不下也要接

上次就漏算了秦寻,林忘忧这次可不会这么傻了。

林忘忧生怕秦寻出手,干脆伸手抱住秦寻。将自己的后背完全露在轩辕忘天的掌下。

“你做什么?”秦寻是真急了。

虽然林忘忧的身子很软,被她抱着的感觉很舒服很奇妙。

可秦寻更担心林忘忧会受伤。

“笨木头,你忘了有人保护我的。”林忘忧眨巴眨巴眼,眼里满满地写着得意。

秦寻一脸无奈。真是服了林忘忧了,居然算计到天域那帮家伙身上。

居然用自己的性命做赌注

万一守护者要是算计错误?万一守护者走神了?万一守护者临时不在?万一轩辕忘天有隐藏修为怎么办?

那林忘忧不是自己寻死吗?

虽说林忘忧这点算计确实很好。由那些人出手是省心不少。

可这种事情既然没有百分百把握,就不该冒险。

一想到可能出现风险之后,眼前活泼的眼睛会变得暗淡,爱叽叽喳喳的嘴巴会永远闭上。秦寻就会觉得心里一阵钝痛。

林忘忧看秦寻愣住了。以为他总算开窍,只是静静地等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谁知眼看轩辕忘天那虚空一掌就要落下,林忘忧突然被秦寻反抱着转了一圈。

原本遇到开心事的时候。他们也会互相抱着转圈。

可这种时候,林忘忧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轩辕忘天的真气最终还是没落在秦寻身上。反而是被古老为首的三个人挡住了。

虽说结果一样,但林忘忧心里感觉是又气又疼,说不出的感觉,似乎还有些酸。

“你傻了?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身体挡?万一他太弱打不死你只能打伤,我们不是是又像上次一样赔了吗?”

林忘忧恨铁不成钢地白了秦寻一眼。

秦寻只是看着她笑,也不回嘴。

“少主,以后别再如此犯险。若是我们救护不及,你一样会陨落。”就连古老也忍不住建议秦寻。

“有劳古老和诸位长老了。”秦寻对古老倒是客气。

“算了,我们也在这里感觉到几个老朋友的气息,现在早点出来也不违规。”古老说罢,看向脸色惨白的轩辕忘天:

“我在你身上感觉到邪仙殿的功法,说,你是不是已经加入邪仙殿?”

“没有。”

“还不承认吗?邪仙殿功法奇特,修炼之人,双肩必然变成黑色,让我看看你的肩膀就知道了。”

“这位大人,您是天域的吧,如此干涉我们幻海域的事,难道就不怕受到惩罚吗?”

“屁话,你攻击我们少宫主,就是我们落仙宫必杀之人,我管你什么身份,都能动手。”古老身后一看上去年岁不大的女子怒道。

古老却止住那女子:“小苏你也别太心急,让我先弄清楚他的身份再说。”

说罢古老手一挥,轩辕忘天身上的衣服仿佛被腐蚀溶解了一般,还恰恰好只溶解了两个肩膀的位置,露出他两个漆黑如墨染的肩头。

“果然是邪仙殿的人”小苏怒喝一声:

“你既然加入了邪仙殿,还敢公然违抗天域公约与干扰幻海域的私务。你这种人,我就将你的元婴禁锢住,带你去与空宇恒理论。”

小苏这女人,可不止是会说,动作也够麻利。

所谓禁锢元婴的第一步,当然是毁了他的肉身。

天域中人轻易不能出手,一旦出手,却与他们这些低修为的完全不同。

就以轩辕忘天在幻海域的绝顶修为和地位,在小苏手中,竟然连一个回合都撑不住。

眼看着小苏手中的一只小玉碗就要罩住轩辕忘天。空中突然出现一只手。

也是那么轻轻一拨,小苏的玉碗仿若失控一般,飞了出去。

本命法宝失去联系,小苏当场一口心血喷出,脸色是瞬间惨白。

古老怒哼一声:“原来是副殿主到了。”

“你们落仙宫,似乎违背了公约。”黑暗中,走出一俊朗的年轻人。

只看模样。竟然也不过二十几岁。五官倒是与洛云城有**分相似。若是乍一看,还真以为是洛云城呢。

“空正涛竟然是你。”小苏也盯着那人,一脸怒容。

空正涛?

林忘忧眉头紧锁。怎么感觉这个名字那么耳熟?

对了,君澜女皇说的那个心上人,后来给她下毒的,不就是叫空正涛吗?

“她是邪仙殿副殿主?”林忘忧小声问秦寻。

秦寻点点头。

空正涛听到林忘忧的话。转头竟然给了林忘忧一个优雅的微笑。

然而林忘忧最讨厌这种微笑了,太像洛云城。虚伪。

此时林忘忧和轩辕忘天这两个原本的主事者,反而成了围观的,真正准备动手的是空正涛和古老。

古老可不怕空正涛,淡然出言道:

“我们落仙宫在幻海域期间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保护他们俩,至于其他的事,我们都没有参与。这些事情你若不信,自可以去星宫查探。”

“我信。但是本座的弟子,容不得你们随便欺负,就算是要去星宫理论,本座也自会带他前去。”

说罢这个嚣张地过分的空正涛,竟然拎着轩辕忘天的脖子,转头就走了。

“现在怎么办?”小苏是急性子。

“他们可以不遵守公约,我们不能不遵守。我们也离开吧。”

“那就不追了吗?”

“空正涛的修为,除非我亲自去,你们去了也是白去。”

“那我陪您一起去。”

古老却摇摇头:“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事比保护少主更重要。你们也是一样。”

“是。”

说罢几人又不见了踪影。

林忘忧和秦寻都知道,他们就在天空的某一点开辟了次元空间看着他们。

时刻被人保护着的感觉,虽然美妙,却有些不自在。

比如林忘忧已经习惯了挨揍的作战方式,让保护林忘忧的古逐风觉得很无奈。

轩辕忘天走了,连空正涛都走了。

林忘忧知道这次的计划失败了,宰相府里肯定不会有龙门石了。

就算曾经有过,现在估计也被人转移了。

所以林忘忧当机立断地命海灵兽们集体撤退,将偌大的烂摊子都交给了被女皇派来试炼的太子君煜。

林忘忧则亲自去皇宫里查看萧琦的状况,顺便去告诉女皇一声:

“今天有一个邪仙殿副殿主,叫空正涛的家伙,他说轩辕忘天是他的徒弟。”

“我知道了。”女皇只是低垂了眼睑。

“你也去了?”

“没想到轩辕叔叔,变了这么多。他,反倒是没变。”君澜似乎陷入回忆中。

林忘忧识相地没有再开口。

反倒是君澜自己自言自语起来:

“我知道当年的事,颇多蹊跷,他不是那种做了不认的人。因为他是那么骄傲的人。

可我却不信任他。

我又有什么办法,那是我的父亲。

不管父皇好或者不好,都为了让我离开他,而失去了生命。”

林忘忧也愈发糊涂起来,这个君澜女皇说的究竟是什么?

她口中的他,应该是空正涛。

那空正涛没错,岂不是她父亲的错?

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让女儿离开一个人?

这样的父爱,还真是有些沉甸甸地难以接受。

君澜不再说话,只是望着窗外发呆。

林忘忧也不再说话了,只是低着头想着自己的事情。

最后还是君澜先开了口:

“煜儿也长大了,轩辕忘天已走,也无人再能掣肘他了,我是时候去寻找自己了。林忘忧,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我儿君煜。”

“那你呢?”

“我要去找他问个清楚。

或者,跟他一起走。或者,死在他手上。”君澜女皇粲然一笑,将头顶上的海蓝色海国皇冠取下,丢了出去。

那顶皇冠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直直地飞向君煜的方向。

而君澜自己,则换上了一身淡蓝色的流仙裙,还梳了个仙子髻,宛若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孩子去约会一般,骑着一只可爱的海豚,飞出了皇宫。

她飞出去的时候,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君煜不知何时也过来了,跟林忘忧一起目送着他的母亲君澜离开

明天,将是热闹的一天。

宰相府被废,宰相失踪。

这都不是大事。

真正的大事是女皇驾崩,太子登记。

虽说君澜并没有死,可为了太子继位,为了她之后人生的自由,对外宣称驾崩是最好的选择。

君煜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登基。

原本要继续进行的学院青年赛,也因为新皇登基这件大事给暂且搁置了。

但新皇对此事极为重视,只肯搁置一天,第二天该比赛的继续比赛。

一座城市,总是那么容易遗忘。

君煜继位之后,一切国策不变,只是少了个为民尽力的轩辕宰相。

然而轩辕忘天虽然走了,轩辕家的根基依然还在,整个幻海域最大的商行幻海阁的幕后老板就是轩辕家族。

所以即便君煜再想动轩辕家族,目前也不敢轻易动手。

至于林忘忧,在当太子的时候,君煜是极力交好。

可在当上海国皇帝之后,君煜又希望林忘忧快点离开了。

因为林忘忧是海灵国的大祭司,君煜不想跟她有太多瓜葛和交易,否则君煜怕海灵国会趁火打劫,通过控制他来控制整个海国。

海灵兽性情淳朴,这种事情八成不会做,但是君煜认识林忘忧不是一两天,林忘忧若是为了完成什么事,并不排除做这种事的可能。

只能说,君煜认识的只是在邪修中厮混的灵御座,他并不认识真正的林忘忧。

真正的林忘忧会坑所有人,但绝对不会坑她认可的朋友。

君煜的疏远,让林忘忧觉得索然无味。

两人已经从朋友身份,变成了两个国度的代表。

虽然林忘忧平时顶着海灵国大祭司的头衔,只是用来吓唬人,除非海灵国遭到灭族之灾,林忘忧一般是不会管的,更不会帮海灵兽统治人类。

这么简单的道理,君煜在登上皇座之后,反而看不清了。

还好君煜势单力孤,对于他母亲同意的让萧琦在唤魂泉里疗伤一事,并不反对。

林忘忧出入皇宫也只是看萧琦,不再与君煜多做交流。

只是让林忘忧揪心的事,已经过去七天了,萧琦还没有醒过来。未完待续

...

福建男科
盐城整形美容费用
山西省荣军医院
黄河三门峡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