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祭炼山河 正文 第156章 海灵洗礼

2020-01-14 12:03: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祭炼山河 正文 第156章 海灵洗礼

吴大管事自视甚高,向来追求胸有惊雷面似平湖的沉稳肃穆,是以平日淡泊温和示人,直至秦宇出现后,才屡屡破功甚至出现了,椅砸桂德拉委员的精彩一幕。

本以为这就算最出格的事了,可此时看着那平静黑袍,心神大起大落下,又牵扯到那泼天大财,吴大管事一口气没能提上来,脚下一软摔了结结实实的屁股墩,犹自没察觉般,愣愣瞪大着眼,喘息如风箱。

不是惊吓,远胜惊吓,想着怀揣的储物螺,有种被金山砸中的幸福感。嘴角不受控制翘起,微微张开着,有不明液体蜿蜒。

旁边的薛晴管事,则完全没反应过来,身边向来沉稳的大管事已丢了大丑,只是呆呆看着那挺拔黑袍,不知为何心神突然涌出一丝悸动,前所未有,略有慌张赶忙低头。只是脑海里,总是翻滚着他的身影,费了好大力气,才勉强平静下来。

“哈哈哈哈!”海老大笑,笑的太过酣畅,以至于引动了伤势,剧烈咳嗽起来,“宁小友啊宁小友,你这一局盘口,实在是……”想了半天,找不到合适的话,只能含糊的接下去,“……大手笔啊!”

被这笑声惊醒过来,无数海族下意识翻个白眼,心想您老这不是废话,至少过两亿的盘口,放在哪都是大手笔了。可旋即反应过来,这笔大财历练,还有自己贡献的部分,脸上顿时垮下去,欲哭无泪。

有那壮着胆子下了重注的,或是想到日后悲惨,眼珠一翻干脆昏过去,在黑压压的看台上,掀起一片慌乱。

上了一场恶当,怨恨当然是有的,可这会反应过来的海族们,不敢把它放到秦宇身上,毕竟这是板上钉钉的赋灵者啊。日后……不,是马上就将成为,遨游九天的大人物。

得罪不起,甚至日后都不能,随意提及下注之事,否则惹人耻笑事小,万一被认为对宁先生的不敬,那可真的麻烦了。可这怨恨,终归要有宣泄的地方,于是海族们想到了宁先生之前的话。

“本来啊……毕竟跟各位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可总有人看不顺眼……买我输……是无辜的……真的很不好意思啊。”

我们是无辜的,是被牵连的。

无数海族满心悲愤!

乌则天大师惨白着脸,突然一个寒颤,四面八方无数幽怨眼神齐聚一身,让他冷汗淋漓。这里面的情绪,有惶恐、震动,更多的是不相信,不甘心。姓宁的小辈怎么可能,是一名赋灵者?他明明年岁不大,年岁不大啊!

有问题,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乌则天大师如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惨白面庞涌出两团不正常的红晕,“你作弊!你作弊!”他状如疯魔,“对,就是这样,老夫要抓住你,找出真相!”

唰——

一道身影挡在面前,徐委员长腰背挺直,肃穆凝重面庞上,皆是冷淡,“乌大师,请冷静些。”

乌则天此时眼中,只有秦宇身影,那一袭黑袍而言,便似笼罩住他的夜幕,眼珠发红。

“徐射,你退下!”爆喝中,他大步向前。

徐委员长眼底闪过一丝怜悯,旋即变成冷酷,“乌大师神智丧失,动手拿住他。”

唰——

唰——

十几道身影射来,短促低沉轰鸣,前一刻风光无限的乌大师,此时沦为囚徒,犹自挣扎咆哮。头发披散,衣衫凌乱,再加上满脸狰狞中的失魂落魄,哪有之前半点风度。

徐委员长淡淡看了一眼,转身过来,拱手,“宁先生,真是抱歉了,我们的失误,让您受惊了。”

不用他开口,已有赛委会海族,双手捧着一块紫牌走来,僵硬面庞上挤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五万灵石没了,还有可能开罪了宁先生,如果这会可以哭,他的悲伤已逆流成河。

徐委员长打眼神,示意这小子麻溜的滚蛋,免得引发宁先生不美好的记忆,对整个赛委会心有不满,一边恭谨的笑着,“这玉牌,本应由乌大师亲手交给您,算是传承有序,可乌大师现在情形不太好,只能如此仓促简陋,实在是失礼了。”

“如果宁先生不介意,徐某可在事后补办一场盛会,齐聚各方显贵名流,为先生正名。”

秦宇接过玉牌,看了眼正盯紧他,眼神无比怨毒的老乌,摇摇头轻声道:“罢了,不必再麻烦了。另外,将乌则天带下去吧,别闹腾了。”

徐委员长从善如流,以他缜密心思,当然不会忽略这点,只是摸不清秦宇心思,万一这位就是想要,当众下看乌则天出丑呢。

看着黑袍下,那平静独立的身影,老徐心头感慨万千,从录音时间开始,乌则天采访时放下狠话,谁又能料到,会是今日这般结果呢?

先后京观锦,再是乌则天,这一对师徒可谓强大,只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所以落得此时下场。不动声色的宁先生,踩着这师徒两人,不仅直入九霄,更顺手卷走无数财富。

更妙的是,他现在的身份,之前的言辞,几乎把自己摘出来,并没有遭太多怨恨。毕竟下注是自愿,要怪就怪自己猪油蒙心,眼泡子瞎大半……又或者,怪乌则天,怪京观锦。

宁先生之手段,妙到巅毫啊!

老徐感叹着,想到那五十万,心下暗暗抽搐,终是化作一声苦笑。罢了,只当是个教训,现在最重要的是补救,尽量挽回在宁先生心中的印象。他拱手,满脸欣喜赞叹,“先生今日起,便是紫牌第三位,徐某得天独厚,便做第一个,恭贺先生之人!”

说着深深行礼。

一旁赛委会海族们,暗骂一句老徐不地道,赶忙跟随在后面,闹哄哄一片,马屁如潮。没看到,徐委员长笑的多灿烂吗?这会啊,就算输钱输的内牛满面,也得给我笑,使劲的笑!

海灵阁那便终于反应过来,呼啦啦一群人走过来,海老走在最前,威风显赫没往被拉走的乌则天看去半点。斗了一辈子,亲眼目睹资这老东西一头栽下去,恐怕后半生,都没什么机会再爬起来。

海灵都略有怅然是肯定的,可更多的是暗爽,而且还得表现的不屑一顾,否则跟宁小子比起来,就太掉价。

“海老!”

“见过海老!”

一群赛委会海族见礼退开。

秦宇笑笑,拱手,“诸位,幸不辱命啊!”眼神落到莱昂身上,“小子,老师已经赢了,关于青青姑娘,就只能帮你到这了。”

玩笑一开,气氛瞬间恢复自然,一脸拘禁的海灵阁众人,随之哄笑起来。只是,看着满天通红,窘迫不已的莱昂,心中满满的都是羡慕。

嫉妒恨当然是不敢的!

废话,身为宁先生唯一且看重的弟子,莱昂的未来注定光明璀璨,亲近还来不及,谁敢没脑子的招惹。

说了几句,秦宇转身,“徐委员长,不知海灵洗礼,何时可以开启?”

……

王宫深处,还是那座大殿,海族之主面露惊讶,“赋灵者,这倒是出乎意料了。”

他想了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从容不迫,“看来,有人注定要,睡不好觉了。”

空旷大殿中,响起恭谨声音,“陛下,只是这样来,计划就要被打乱了。”

海族之主淡淡道:“无妨,既然已动了心思,即便被打压下一时,终有再冒出来的时候,倒是这位宁先生……”

“陛下是想,让他试一试吗?”

海族之主摇头,“这小辈帮不到孤,且先观察着吧。”

“是。”

一句话,暗中就多了无数双眼睛,将落在秦宇身上,注视他一举一动。

……

徐委员长笑容满面,“先生如今已是十大紫牌,只需向身份牌中注入气息,就可借助紫牌引动海灵交感,进而开启洗礼。”他小意提醒,“海灵洗礼时,自身状态颇为重要,对吸收海灵之力多有影响,所以如果先生不是特别着急,可以休息妥善后再开启。”

其他赛委会海族连连点头,被揍的凄惨的桂德拉委员,听闻挑战逆转,老乌处境悲惨后,一跃跳下床仰天大笑几声,匆匆忙忙冲过来,让一群忙于救治的海族大夫,一个劲的感叹龟族得天独厚,生命力顽强无比。

此时站在人群中,笑的那叫一个灿烂,心想自己好歹算是,跟宁先生比较熟的人,怎么能错过这露脸的机会。

察言观色,见狗徐说完后宁先生沉默,桂德拉委员心下一阵激动,紧紧把握住机会,“其实,也不必这样的。”

见宁先生眼神看了过来,桂德拉委员脸上笑成花,接着说,“我家祖上有记载,关于休息好了,有益海灵之力吸收的事情,纯粹子虚乌有。反而,身体若有损耗,吸收起来才多有好处。”

徐委员长脸色微僵,冷淡道:“桂德拉委员,事涉海灵洗礼大事,不可妄言啊。”

桂德拉委员冷笑,“我说的,是我家祖上多年来,记录考证之事,还是说徐委员长觉得,你家祖上活的比我家祖上更久远,收集消息更为精准?”

一句话,堵的徐委员长脸色铁青。

旁边赛委会海族们,脸色也是古怪,心想海域之中想找出,比龟族寿命更长的还真挺难,你这话简直犀利到不要不要的。看不出啊,桂德拉这老小子,居然还能玩出这么漂亮的一手。

六一儿童医院预约电话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在线预约
亳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宁波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广东儿童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