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各有所求

2020-01-14 12:14: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各有所求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哈哈,我叫刑豪,封无邪可曾提到过我?”

南兴霸拱了拱手,“原来是刑兄弟啊,久仰久仰,怎么可能没听闻呢?过去剑盟的绝世双雄,你们两个可是过命的交情。”

刑豪顿时觉得这位帮助看着顺眼多了。

“这两个人怎么处置,秦兄只需要一句话。”

秦冲也是很抬举,微笑道:“在酒楼的冲突,我已经对他们惩罚过了,至于他们在帮中如何自处,这个我一个外人就不多嘴了。”

“好!秦兄弟大慈大悲,没把你们当个凳,赖荣你以后要多加检点,之前让你担当比较重要的职务,是因为你跟着我年头长,但这绝对不是你倚老卖老的理由。从今天起,你降到最低等,至于能不能恢复原职,那就要看你以后的表现了。”

“谢帮主开恩!我一定好好干!”

“行了,你们两个下去吧,不要扫了秦兄的兴致。”

宴席之上一番寒暄过后,双方开始进入正题,说一些正事。

这个南兴霸是个很精明的人,他跟封无邪称兄道弟,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看重于其背后的血盟势力。

对于秦冲这个人,他的判断那就更清晰明确了。

这个人是干大事的人,是一个枭雄,锋芒正逐渐地显露出来,当他的朋友绝对比当他的敌人要有力得多。

“秦兄弟,你大老远地跑到南部世界来,该不会是来走亲访友的吧?”南兴霸这么说是明知故问了。

“当然不是,我是来寻人的,顺便打听一些和我有关的事情。”

“寻人?你要找谁?我别的本事没有,知道的人极多,说不定可以帮你找找。”

秦冲端起酒杯,“我正要拜托南兄此事呢,这杯酒我敬你。”

“哎呀,客气什么,能不能办事我可不敢保证,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是谁,但我知道一点,秦兄弟要找的人,绝对不是寻常的人物。”

“南兄一语中的,这个人是从中部世界过来的,时间的话大概在二十年前左右,此人名叫东方无忌。”

“从未听说过这么一号人。”南兴霸皱了皱眉,“秦兄要找一个二十多年前就来古域的人吗?那我敢断定,他肯定不在岛上,绝对是去大陆的某个州了。我在莽州和青州有朋友,明天我就派人送信过去,帮你打听打听。”

“多谢!”

“不是什么难办的事儿,对了,听闻秦兄剑术无双,能不能留下一个星期帮我一个忙呢?”

“什么事?南兄在这里可是一霸,也有难事吗?”

“哎呀,我可不如人们口中所说的那么风光,这地方虽小,但是势力争夺激烈呀。最近青鲨帮势头猛啊,帮主叫耿大尤,据说还有莽州的野王过去的一个旧部下,几天后我们两帮要在沙嘴口碰碰呢,我想请秦冲助我一臂之力。”

秦冲心里一动,天底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呢,难怪对方如此礼待,原来是有事要请他帮忙。

“野王的旧部?南门旺角这座岛不是说,古域的势力不会干涉这里吗?”

“哦,耿大尤已经脱离野王了,算是背井离乡出来另立山头,我只是想说他来势汹汹,是个劲敌。即便把他给杀了,野王也不会来报复的,这个秦兄不必担心。”

刑豪倒是很痛快,“要我们帮忙,这个不难,不过南帮主也得反过来帮我们一个忙。”

“刑兄弟请说。”

“这样吧,古域五州各有特色,我们找人也毫无方向,人生地不熟的,希望南帮主可以给我们引荐一下,让我们有一个落脚地,顺便打通一下关系,免得我们四处碰壁再招惹到一些无关的是非,白白浪费时间,风险也高。”

秦冲暗自点头,刑豪真是有见底,这个要求提的好。

目前他们要去古域,的确是没方向,走到哪里是哪里。要是能够有一个向导,能够有一处安全的落脚地,这样便于开展接下来的事情。

“懂了懂了!”南兴霸想了一下,“这个没问题!我引荐你们去青州,我的老家也在那边,我虽然高攀不上三王一后,不认识任何一个人,但是青州的一些有权位的人,我还是认识几个的,可以提秦兄你引荐一下。”

“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会在这里逗留几日,不过我也有言在先,我可以帮南兄击退强敌,但是绝不会卷入本土势力的战火中去。”

“放心,能够让青鲨帮知难而退就足够了,他们在岛上也分了一杯羹,该知足了,现在是贪得不厌,开始想要蚕食我的地盘而已。”

宴席过后,三人告辞了。

秦冲谢绝了对方的好意,要妥善安置他们这一伙人,秦冲还是希望能够划清界限。

其他同伴得知对方的身份和目的,也都放心了,在岛上的这几日有很多地方可以去逛逛,时间过得很快。

沙嘴口是一处废弃的码头,这一日天很阴沉,一副要下雨的样子。

道路两侧站着上百号人,手上都拿着家伙。

岛上的势力若是争斗,都是挑选一处没人的地方,在繁华地段是打不起来了,那样会触怒太多太多的人,这是五十多年前就形成的规矩了。

一面是南天帮的,一面是青鲨帮的。

秦冲带着同伴们过来助阵,自然是站在南天帮这一边。

两大势力的首领碰面了,南兴霸还是那副大商人的打扮,而青鲨帮的老大耿大尤明显是为了拼斗来的,人高马大,脸上有伤疤,还是个大光头,看着就一副很凶悍的模样。

“耿帮主,你的人到我的场子闹事,让我的一处赌场快开不下去,不知这是什么意思?那地方是咱们两方的交界处,是敏感地带,你这么搞是要出大事的。”南兴霸嘴上吊着烟草,吧嗒吧嗒地抽了起来。

首G:发。

“是我指示人去闹事的,那又怎么样?什么南天王,真是狗屁!你在王上面还要加一个天字,怎么着,觉得自己比莽州的野王还了不得?”

“这都是别人随便起的外号,我可没太当回事。”

“是吗?可是你倒是乐于听到人们这么叫你呢,我就是看南天帮不顺眼,要碰碰,不管在哪里,拳头大的人才有话语权!”

周口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长春最好的银屑病医院电话
衡水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长春治疗盆腔炎费用
营口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