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我是女皇的随身铠甲 第八十二章 不破不立,一品灵器(中)

2020-01-14 18:11: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是女皇的随身铠甲 第八十二章 不破不立,一品灵器(中)

“张...”

陨铁甲在路雨安身上崩裂,这是极为突然的变故,她回眸先是看到了地下的秦梦,接着就眼见一道灰影闪过,方向正是秦梦附近那个加工矿石珠宝的摊位。

秦梦之前正是在此逗留,不吭声也是因为谨记路雨安的话,想乖巧一点。

然而,她却没想到突然遇到了这样的对待...

那摊位前,被几个喽啰围着刚刚甩了秦梦一巴掌的“云爷”,则是陡然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危险。

“这里有谁敢...”

嘭!

云爷刚一侧目,眼睛就被一片灰色笼罩,周围几个喽啰毫无征兆倒飞出去失去意识,而他本人则是脖子一紧,整个人眨眼间就悬空了!

“怎么...回事!”

他已经被一团灰色雾霭包围!

灰雾妖异又真实,而其中却有一只手生生扼住云爷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同时两道森然的眸光让他冷彻骨髓。

云爷瞳孔如针尖,眼珠都快凸出来了,此刻无比惊悚:“我的修为,被封住了?!”

神晓境五重的修为尚在,却调不出一丝灵力。

“你是...谁...”

那只手越缩越紧,云爷呼吸困难,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后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一道,狠狠地砸在了地面,顿时剧痛从周身每个关节传来。

而灰色雾霭也渐渐凝成了实体,一个嘴角溢血的灰衣青年正无比冷漠地看着他。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可知我是谁?!”

回答他的是朴实有力的一拳,而修为莫名被封的云爷则是断掉了鼻梁,霎时间慌了:“我是云傲天!我是市井区的霸主!”

灰衣人闻言一滞,云傲天顿时以为看到了希望,却迎来了更狠的一拳,一股淤血从脑后蔓延至鼻腔喷出。

“单凭这恶心名字,你就该死!”

“为什么?”

云傲天迷惑归迷惑,但这冰冷的声音在云傲天听来却如如死神宣判,不仅因为他正在单方面被动挨打,更因为他的修为竟然因这一拳直接降下了一重!

什么样的拳头,可以直接打掉修为?

闻所未闻!

这超脱了云傲天的常识理解!他修为虽被封,但这变动却是如此真实!

“住手!我有个身处宗门的妹妹...焚天宗!焚天宗你知道吗!”

“你难道在说云启?”

这回轮到云傲天一滞:“你怎么知道...”

砰!

一拳,云傲天半张脸皮都几乎被掀掉,修为再降,神晓境三重!

云傲天身心无法承受这样的折磨,终于歇斯底里:“你到底是谁?突然冒出来,与我到底有何冤仇!”

“有何冤仇?”张夜面色依然冷若冰霜,“你连焚天宗掌门都敢打,还拿云启威胁我?”

“我打掌门?”

云傲天一震,猛然望向不远处那个被抱在一名女子怀中的紫衣小女孩,心中狐疑不定。

砰!

张夜再一拳,拳头指节出现异常的血色裂纹,云傲天修为再降神晓二重,身体彻底失去行动能力,只能目呲欲裂地嘶哑吼着:

“停下!我还有个哥哥云曜!他是无量宗的人!真正的大宗门!他要是知道你...”

砰!

然而,话音未落,张夜最后双拳一同砸向云傲天面门,顿时一片血肉模糊。

“正好,反正无量宗刚被我灭了。”

“???”

神晓境一重的云傲天隐约间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随后彻底丧失思考能力。

他被人活活从神晓境五重打下一重却毫无反抗之力,心灵和身体都遭到了摧残,只能无力呻吟着。

而张夜也耗尽最后的力气,双拳裂缝中的血一流出就化成丝丝神魂力外泄,身体向后一仰却是倒在了一片温香软玉之中。

“该死!该死!”

云傲天被封的修为终于在这一刻恢复,可也已然只有神晓境一重,在灵力支撑下,他从模糊的视野中看到了倒下的张夜,当即一声怒嚎朝张夜扑去。

然而,黑光一闪,奇异的一道碎裂声响起,旋即一圈血线出现在了云傲天的脖子上。

“你又是谁...”

云傲天意识中最后的光景,是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和她手中那把黑刀。随后,他那神晓一重修者的脆弱脑袋,就带着无尽悔恨轰然炸碎。

“雨安,秦梦她...”

“师父...”

张夜用手肘撑地,刚开口,一个热乎乎的小脑袋就已经钻到他怀里开始呜咽。

路雨安此刻真切地体会到了何为心疼,跪坐下来双腿由张夜枕着,一手轻拂着秦梦脸上的血掌印,另一手抚在张夜的心口。

“这不该是你的作风...”

张夜轻轻一笑:“被吓到了?”

“嗯。”

“神晓境修者,打一个身无寸铁的小屁孩还下那么重的手,一时没控制住,干脆随它去吧,正好也是那云曜的弟弟...”

秦梦的哭声更大,路雨安感受到张夜身体逐渐冰冷,将他的头深深埋进自己胸前试图温暖他。

“这也不该是冲动的理由啊...你为什么不直接叫我...”

“神晓境五重的修者跟灵兽可不一样,有灵气,有武诀...你还嫩点呢,为师不把他弄残了,你不就就麻烦了吗...”

路雨安娇躯轻颤动,抬手感受到衣内的陨铁甲,终究没能忍住,两行清泪滴到张夜的脸颊。

“丫头?你可不能哭,你是霸体...”

“别叫我丫头...”

路雨安哽咽,张夜的身体更加冰冷,她忍不住闭上了眼,往事浮现在脑海,心中某些重要的东西仿佛正在跟随体温一起流走。

“喂...雨安,说真的...你别哭,小屁孩也是,你们这样感觉我要死了一样...”

“诶?”

小屁孩和路雨安闻言同时一震,红肿的眼睛朝向张夜眨了眨:

“你...不是要死了吗?”

“呃...”张夜感觉此时气氛有些尴尬,“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怎么救!”

路雨安直起身子,陨铁甲哗啦作响,让张夜一顿呲牙咧嘴:

“别乱动!还是就像刚才那样,把胸给我!”

秦梦的抽泣直接因为这一句话收敛了,路雨安脸红了红,心底也是一阵气骂。

“这都什么时候了!快说怎么救你!再不说干脆就让你去死好了!”

“哎呀我是让你温柔点!我现在经不住折腾!带我去御灵区,随便找个炼制灵器能用的鼎炉,我就能自救...”

路雨安一听二话不说,抓起张夜就往背上背,让张夜一阵鬼哭狼嚎。

事实上,他本体和灵体本是同根生,现在本体都快散架了,的确需要轻拿轻放。

“痛痛痛....路雨安!我现在这小脆骨,你要咯死我啊!”

“那你要怎么办嘛!”

“说了给老子胸啊!”

“你!我...”

路雨安气急,着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底呐喊一句救人要紧,转而把秦梦背起,将身体正面怀里的所有柔软让给了张夜,飞奔往御灵区赶去。

这个时候,在铁匠铺战战兢兢的大胡子也终于钻了出来,看着云傲天的尸体恍如做梦。

“一个路小明,一个路雨安...这姓路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武汉民生医院来院路线
荆州市第五人民医院
常德有男科医院吗
日照哪个医院治白殿疯好
浙江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分享到: